未艾

遇到的每一个人,都是你。

【楼诚】【伪装者】月光之下

任务文,时间点在击毙南田,藤田芳政还没有到任的期间两天。


———————————————————————————————

01

“什么?!”

“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

“新政府花钱养你们这些废物吗?!”

“能不能不要每次都让我给你们捅的篓子擦屁股?!”

明楼一字一句声声骂在梁仲春和手下人的头上。一排人低头唯唯诺诺,不敢反驳。


“是…是…明长官……这帮废物,上级养着你们,你们都是这么回报明长官的吗?!”梁仲春说着回身扬起拐棍,来回在空中比划指指点点着教育属下。

 

明楼看着眼前这个两面的小人,心生厌恶,只想赶快把这些汉奸赶走。“怎么你这个行动处处长就没有责任了?”


梁仲春听了如临大敌,赶紧压低了身子,像每次一样许个承诺,“是,是,是属下的疏忽,明长官,您把事交给我,我一定把事情办妥!”说着又扬起脸想敬个军礼。

 

明楼满脸写着不耐烦,背过身子挥手,“行了行了,不要每次光说不做,快去吧,还在这干什么?”

 

 

梁仲春带着一堆人出去,明楼揪着太阳穴,一边马上给秘书处打电话叫明诚送杯咖啡过来,加两块方糖。

 

这是明楼和明诚之间的约定。打电话叫咖啡必须秘书长明诚亲自冲泡并送进办公室。明楼自己喝咖啡是不放糖的,苦涩的口感让人有存在的意识。而放一块方糖,则是办公室有敌人,进门说话要注意。两块方糖,则是家里方面出了事情,立刻到办公室来,不能等。三块方糖,则是暴露可能性极大,明楼要求在三块方糖的时候,嘱明诚回家安顿好大姐,如果可以,还有明台,然后自己跟着家里人去后方解放区,而明楼自己,则坚持到合适的时机,随时准备撤离,或牺牲。

 

 

明诚端着咖啡,毕恭毕敬的敲门,“明长官,您的咖啡。”

明楼不等片刻,“进来。”

反身关上门,明诚冲过来,“大哥,出了什么事。”

“昨天晚上家里的那批货,正在装车的时候,被梁仲春手下的人发现了。”

明诚惊讶,瞪了瞪眼睛,“什么?!”

明楼斥一声,“慌什么?!听我说完,好在他们现在还不知道是我们的人,以为是毒蜂那边的。”

 

明诚低头沉默片刻思考对策,“大哥,要不我现在过去。”

“不行,现在形势严峻,梁仲春刚才汇报说大学里有一些青年不老实,我担心是不是有些大学生也在策划端了这批货,现在盲目过去,只怕会误伤。”明楼伸手揉着太阳穴。

 

明楼头痛的毛病快十年了,只要一疼就习惯捏一捏穴位,后来时间久了,只要思考事情,也总是抬手揉。

 

“还有两天藤田芳政就要到上海了,到时候不说新官上任,此人又极其狡猾多疑,到时候想必往外运货会更加困难。”

 

明诚也蹙紧眉头,“大哥,要不然我给明台下命令,让他给国民党的名义把这批货送上船。”

 

明楼沉默,“将计就计,是个好对策。不过那些青年我们不能不管,一旦真的发生了冲突,我们也要保证他们的安全。这样,你给黎叔下命令,让他去找明台寻求帮助,有上次海军俱乐部的事情,明台这次不会不管。同时以毒蛇的名义给郭骑云去电报,全权配合毒蝎的工作。”

 

明诚点头致意,“是。”

 

“对了等等!你亲自去,去附近埋伏,76号现在人事杂乱,保不准汪曼春也在梁仲春背后盯着这块以为是毒蜂的肥肉,你亲自去,明台不能有事,货也不能有事,我们的人也不能有事。”

 

此时二人都是神色凝重,汪曼春虽然不是男子,可行事狠辣,每次都需要多抽出一分精力去对付她。

 

“我知道,大哥,我带人亲自去。”

 

“还有,你也不能有事。”

 

02

当晚,明台、黎叔带着人和货,趁着天黑,用阿诚之前给的通行证进入了码头。

而郭骑云和于曼丽埋伏在码头之外五十米处的第一个路口准备事先做掩护,解决对手。

 

 

目标是第二艘船,也是当天最后一艘船,时间是七点三十整。

夜色已经逐渐降临,可月亮还远着,躲在海平面上,在黑暗的深渊中上升。

七点零五,七点之后的第一艘船已经伴着鸣笛启航。

七点十分,“李二叔”带着自己家的人和货准备装船。

看船的人吊儿郎当,随意扬起手叫停,“等会儿,我得看看你们的通行证。”

“李二叔”从里怀兜里掏出通行证递过去,“李二叔”家的“李家小哥”——“阿鸿”从身侧的口袋掏出一个钱袋,眼睛瞄着四周,看别人不注意,塞到看船的人怀里,点头哈腰,“一点儿小意思,自己家的买卖运货,麻烦您通融通融,行个方便。”

看船的人不等说话,远处“砰”的一声响。

动手了。

“阿鸿”和“李二叔”对视一眼,

“行了行了只要你们没有什么违禁的物品,都好说,赶紧赶紧装货然后开船。”着急忙慌说完,摸枪转头带着手下往外跑,“外面有情况,快来人跟我去看看。”

“阿鸿”机灵,“诶诶诶您放心,把货装完我们就走!”看守的人不待对方说完,带着人便跑走了。

 

 

三个青年结伴向码头走,准备揭发七点三十的船只上的不明货品。

只见一个身材高大的三十岁左右,脸上有一条明显伤疤的男子醉醺醺的走过来,举起手里的酒瓶子,“你们三个,走走走,喝酒去!”三个青年刚准备说认错了人,就见弄堂里又出来一名曼妙女子,虽是乡间妇女装扮,可身材姣好,只是面色蜡黄,脸上还贴着很长一条纱布,让人想起常年经受男人殴打的年轻少妇。“诶呀快回家吧,又喝了这么多。”说着就要来扶男子。

“我不回去,回去干什么!”“说,你跟他什么关系,跟他们三个什么关系!”说着转身抬手准备招呼三个青年。

那边巡逻的警员看有闹事的,拿着警棍过来。

另一边埋伏的梁仲春呸了一声,“怎么又有闹事的,快,分出一个人去看看。”

说话间郭骑云和于曼丽还在纠缠着警员,等梁仲春的手下走过来。

于曼丽装作无意看腕表,七点十五分,便打响了第一枪。

三个青年见对方有枪,慌乱中逃到弄堂里。

“怎么回事,快,走,去看看。”梁仲春带着人冲过去,和郭骑云于曼丽开始了枪战。

 

 

 

03

明诚埋伏在码头入口对面的一间出租屋里,前能看见第一个任务路口,后能看到码头上发出的船只。

码头入口还藏着一伙儿人,明诚认出来是汪曼春的手下,看样子是等收渔翁之利。

 

果然是有三个大学生卷了进来,于曼丽打响了第一枪。

 

明诚取出柜子里的衣服,换好,衣服是托黎叔从裁缝铺子那里照着中学教师的制服样子做的,带上鸭舌帽,又在脸上挂上一副金丝框架,照了照,完全没有平日里新政府明秘书长的样子,前几天枪杀南田时留在左肩的伤还没好,也顾不得,右手覆上左手拿着的枪身,上膛,开门下楼。

 

这边梁仲春的人正和郭骑云于曼丽打的不可开交,三个青年慌乱中逃脱,又被汪曼春的人盯上,正在弄堂里逃窜。


七点十八分。

一个高个斯文青年从一个路口走出来,一枪解决了两个新政府的人,三个大学生看呆了,他们平时都是在教室里高声辩论是非的学生,一腔热血想保卫国家,想让人民解放,为人类自由奔走,可又何曾见过这样真枪实弹的场面。还是听见青年的低吼,“快走!”才想起来继续逃跑。

 

对方的人看三个大学生已经跑远,不再去追,这边又出现一个有枪的人物,只想着拿下这个重要的嫌疑人。


青年在弄堂里绕圈子,这片弄堂他很熟悉,幼年时无数次在这里刷马桶,倒污水,活儿做完了母亲还没有来接的时候,自己就绕着弄堂一圈一圈的兜圈子,等到母亲该到的时刻,再回到做工的地方,由着那个女人带自己回那所谓的家。有时候时间计算的不精确,女人到了做工的地方没有找到自己,只好等到自己回来,表面上哭得满脸都是泪水担心自己失踪被拐走,回到家里又是一顿毒打,嘴里怒骂着“你也敢消失是不是,让你再瞎跑,让人贩子给你拐走你连饭都吃不上,你怎么不被人贩子拐走!”

 

藤条、筷子、扫帚、打在自己身上的时候,有好几次自己已经感受不到疼痛,也有好几次以为自己会就这样被打死,死掉了,可是都没有。直到有一天桂姨回老家探亲,就这么把自己锁在家里,连饭都没有,饿的哭出来,门口传来敲门声,自己不敢去开,怕开门被别人看见自己这个样子,告诉桂姨之后又招来一顿毒打。

敲门声越来越大,自己蹲在地上,直到门外的人一脚踹开了破旧的木门,那一刻进来的两个人也像今天的那几个大学生一样,清秀,干净,背挺得笔直,身上显露出出身高贵的气息,只是这两个人尤其稳重,女子用手抚上自己的脸,问“阿诚你怎么这个样子了呀!”气的哭出来,眼泪砸到自己的头顶,接着就看到那个男青年,对上女子的眼睛,女子含泪点点头,男青年就抱起了自己,说,“阿诚,跟我回家。”

 


七点二十五分。

就是这里,明诚踹开木门,这个院子还是这么破旧,明诚进到屋子里,靠在墙边,等待对方追进来。

七点二十六分。

嘈杂的脚步,对方知道自己枪法好,不敢贸然闯进屋子,只是举枪试探着靠近。

明诚蹲在窗下,端着枪,支在窗框上,准星瞄准。

明诚想起第一次在莫斯科执行任务的时候,说是执行任务,其实只是一次模拟演习,漫天的大雪,趴在雪堆里久了甚至会得雪盲症。明诚视力好,也难免觉得花眼。那次明诚的任务是掩护同伴撤离,同时消灭对手。对手出现的时候,也是像这次一样,好几个人对着自己一个,明诚一路狂奔,一路回头瞄准射击。

 


准星瞄准,爆头,爆头。

剩下两个目标,冲进来的时刻,明诚转身从后窗翻身而出。

 

汪曼春的人在屋里搜查的时候,明诚从正门端枪走进,一手一支枪,同时扳动扳机。

 

青年勾起嘴角,解决目标,大哥说过,能一枪解决的,从不多做无用功。

 

 

不耽误时间,青年返回出租屋。

七点三十分,窗外传来预期的船鸣声,长鸣十秒,今天最后一艘船已经启航。

 

换上之前换下的衣服,明秘书长从屋子走出,上车,车轮顺着一路月光,开到一百米远的小铺,买了一斤糖炒栗子。

 

 

04

“大哥,事成了。”

明楼坐在办公椅上,注视着挂在墙上的孙中山先生的画像,转身面对明诚,“有失误伤亡吗。”

明诚弯腰低声,“没有,郭骑云和于曼丽解决了行动组的人,明台和黎叔把货装上船,我解决了汪曼春的人,大学生们都离开之后,我亲眼看到船开走才离开。”

明楼起身,“回家。”

“诶。”二人换上大衣,离开办公室。

 

 

05

明楼和明诚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八点,进门时钟摆敲时的声音也挡不住明台跟大姐撒娇。

“大姐,你不知道,今天晚上我们同学聚会,菜做的真不好吃,一点儿不如大姐的手艺。”

 

明镜拍拍明台挽着自己胳膊的手,“那怎么办呀,今天太晚了,你想吃什么,明天姐姐给你做!”

 

明楼换鞋进屋,笑着骂明台,“你这小子,专会讨大姐欢心。”

 

明镜又转向明楼,“难道像你和阿诚两个成天见不到人好哇,你看看这都几点了,才加班回来。”

 

明诚笑着看大姐,知道明镜不喜自己和大哥的工作,不去辩解,只笑吟吟地从身后拿出一袋还冒着热气的糖炒栗子,像小时明楼从背后变出桂花糕给自己一样,“小少爷,知道你喜欢大姐的手艺,可是今晚只有糖炒栗子,想不想吃呀”

 

———————————————————————————————

想到用爱国大学生是因为看到之前60出的题目,“抱火”,解释是“为众人抱火这,不可使冻毙于风雪。为自由开路者,不可使困于荆棘。”想起了北平里的那些进步青年。

有人说大学生们极易被外界人影响,被当成武器,可我个人认为大学生们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一群人,初衷一定是为了人类自由,民族解放而选择斗争的,只是没有找到能够带领自己的人。

而文中明楼要保护大学生的安全,也是想起了自己年轻的时候经历的一系列事情,不忍这些日后大有作为的青年在现在就被迫害,所以想保护这些进步者。

 

文中的任务可以理解成我·党有一批货要运往战线前方,不巧被梁仲春手下的人发现,不过及时撤出,货也得到了保护,只是行动暴露。于是明楼和明诚设计,让化名“李二叔”的黎叔找明台合作,通过国民党身份的帮助把货运走,化名“阿鸿”,最表面是自家的生意要运货。

装货的时候,由郭骑云化成醉汉,于曼丽化成醉汉妻子,挡住大学生,并打响第一枪,一方面制造混乱帮助大学生离开,另一方面消灭梁仲春手下新政府的人,掩护明台和黎叔装货上船。

明诚则是隐在暗处,乔装打扮。一方面协助大学生离开,另一方面消灭同样隐在暗处的汪曼春手下。用左手使枪是因为大家都知道之前在南田事件中,明秘书长被打穿了左肩,而此时明诚用左手拿枪,刚好可以在事后,一旦被怀疑,可是用左肩受伤,不能使枪来逃脱嫌疑。

 

 

是好几天前60分的题目,现在艾特也怪不好意思,不过我就是一个脸大的人嘻嘻嘻,第一次写任务文,一切bug都是我的,爱、自由、信仰都是他们的。谢谢喜欢


评论(5)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