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艾

遇到的每一个人,都是你。

【凌李】Somewhere Else 01

睡前发个今天想的小段子,小段子比短篇好写多了!开个小段子的系列……小段子都用这个名儿!省着每回都得想题目……

红心蓝手在等你!









李熏然刚和凌远确定关系的时候,就像个初恋的小子,不对,就是个初恋的小子。

每次和赵启平约饭都要碎碎叨叨他和凌远的事儿。

这回又是,对面的赵启平喝了一口可乐,李熏然两手奋力得扒着小龙虾,嘴上乐的露出两排小白牙。

“盒盒盒盒盒,平平你不知道,老凌,昨天在超市买了个特别萌的浴巾,上面是多啦A梦!诶,你说,那大头和凌远一样儿一样儿的!!盒盒盒,他裹着浴巾从浴室出来我就笑喷了!!盒盒盒盒盒盒盒~”说着还要翻出手机相册展示。

赵启平两眼一翻, 双手一摆,“得得得,我可没兴趣听领导的睡前热身活动啊,还有,李警官,您能别乐得像脑细胞异常放电似的行吗。”

“脑细胞异常放电?什么意思?”办案智勇双全的李警官现在一头雾水,表示听不懂这位骨科医生的话。

“回头问你家院长去!”

赵启平随口一说,完全没想到李熏然真的回头问了他家院长。




晚上凌远冲完淋浴从浴室出来,李熏然正湿着头毛盘腿坐在床上打游戏,抬头瞄一眼又盒盒盒地笑出来,笑着想起白天赵启平的话,顿了顿,“院长,请教您一个学术问题行吗。”

凌远心想小警官要问什么学术问题?

“脑细胞异常放电是什么意思?我今天和赵启平聊天他说我笑的像脑细胞异常放电!”

“哦,你们两个又聊什么开心事儿了。”凌远坐在床上拿着浴巾擦头发。

“没没,唔,就是说你昨天买了个卡通的浴巾,嗯,没说别的,到底什么意思?”

“就是癫痫。就说这个他至于这么形容你?你至于笑成这样?”凌远眯眼看着李熏然。


“哦,嗨!就是那个什么,我说你跟大头的多啦A梦还挺像,都挺萌的,盒盒盒盒盒盒,跟你们医生聊天真是不占优势啊!”李熏然被看得心虚,故意笑得前仰后合转移话题。

“没说别的了?”

“没有!真没说别的了!我撒谎是小狗儿!”李警官白天在警局威风凛凛,几句就能套出犯罪分子的话,论审讯,谁都激不过李副队,不过晚上回到家李副队立马缴枪投降。



“哦?那李警官喜不喜欢?”凌远丢了浴巾,一把拥上小青年。

“诶诶头发没干呢…唔…喜…喜欢…”







半夜十一点,赵启平刚从酒吧回到家里,就收到了院长的短信。

“下周多值一个大夜班。”

赵启平:???

评论(15)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