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艾

遇到的每一个人,都是你。

【凌李】过程(完)







【七月 悲喜交加 麦浪翻滚连同草地 直到天涯。】

李熏然接了新的案子,连环杀人案,受害者都是十几岁的少年,案子的恶劣程度甚至惊动了省局,李警官作为副队,义不容辞带着小组蹲点等人。

累吗,累,苦吗,苦,可李熏然是根儿正苗儿红的警二代,将犯人绳之以法七个字简直刻到了骨头里,不,骨髓里。和凌院长待久了,自然是学会了几个术语。

李熏然几乎是住在了刑警队,饭也由各种火锅小吃换成了泡面加伴侣。凌远实在看不过去,发短信过去:李警官,你这样我会觉得很不公平,你的胃是怎么忍受你和你的工作的?

可怕的是还加了个微笑的表情,李熏然觉得毛骨悚然,幸好后边还有一句“晚上给你送饭”安抚了恐慌。

不过李警官也觉得有一丝有趣,老干部终于学会发表情了呀。


简瑶的新老板竟然是犯罪心理研究分析专家,李熏然看这薄靳言冷淡高傲神神叨叨的样子,又把案子分析的头头是道,禁不住钦佩又恼自己怎么就想不出来这些,一边又带着人跟薄靳言走现场,抓到犯人的时候,李熏然觉得可恨又可悲,凶手因为童年的经历才造就了如此扭曲的性格。

直到案子破了,李熏然仍然闷闷不乐,凌远休了假,约邻居去郊区的农居院小住。


农居院是凌远每年都要来住上一阵子的地方,七月正是麦浪翻滚的季节,晚上屋外又有蛙鸣鸟嘶,拿着马扎儿坐在院子里看看满天的星斗,好不惬意。

李熏然咂吧两口凌远泡的热茶,又喝了一口冰镇的可乐,“远哥,你说,人为什么能这么坏呢,怎么就能下得去手呢。”李熏然时不时还会想起那杀人机器,都不住的发冷汗。

凌远握着茶杯,想了一下自己,“大概童年的经历真的会对一生都有影响吧。”

“人权呢?每个人活着的权利呢?”

“正是需要小李警官这样的人来守护公平和道义。”凌远望向李熏然,欲言又止。





【八月 就是八月 八月 我守口如瓶 八月里 我是瓶中的水 你是青天的云。】


韦主任发现了一个秘密,关于凌院长的秘密。

凌远好像有了喜欢的人。

不得了,凌远竟然有了喜欢的人,韦主任简直想把这个自己猜测出来的消息挂在嘴上再在全院溜达一圈,广而告之。

不得了,李主任知道了也觉得不得了,凌远有喜欢的人?那还是兢兢业业把下半辈子都托付给附院的凌远凌院长吗?

不过李主任也不是八卦的人,听韦天舒说了之后也不过猜测一下,韦主任就不一样了,推开院长办公室的门。

“凌远,你最近不对劲啊。”

凌远正在批文案,头也不抬,“哪儿不对。”

韦天舒见凌远一副行的正端的平的样子,怀疑一下自己,又马上问过去,“凌院长最近开会时长明显缩短,加班次数也明显减少,平时下班还和蔼可亲地和路过小护士说再见,朋友圈更是罕见的晒美食图片!说,是不是有情况了,咱们这么多年的交情,甭想瞒着我啊。”

凌远直发愣,最近的自己?变成了这样?

韦天舒机关枪一样连环又说,“装什么装呀,快说那人是谁,能让咱们凌院长动了心,我可得瞧瞧是哪位神仙。”

凌远又用月底报告把韦天舒打发走,坐在办公室椅子上,回想这大半年,想李熏然,又想自己。

自己这样的人哪里配得上熏然,从前想都不敢想自己这一生还能找到伴侣,熏然是青天之上洁白的一朵云,而自己不过是这污浊人间一瓶平淡的水,而已。

哪里配得上呢,算了。





【九月和十月 是两只眼睛 装满了大海 你在海上 我在海下。】

凌远处理市里突发的医疗事件,足有半个月没有好好休息,到底还是因为这残破的胃住了院,李熏然拎着保温桶看他,“远哥,给你送饭来啦。”

凌远躺在病床上,觉得竟然有些不可思议,院长住进了自己的医院,这算什么事儿,李熏然笑得直不起腰,“远哥你可得赶紧好起来,还能给自家医院打个广告盒盒盒盒盒盒盒。”

凌远宠溺得看着李熏然,小狮子的治愈能力越发强大,不仅能治愈他自己,还能感染给别人,厉害。



这天晚上,李熏然晚上吃饭的时候心不在焉,凌远问他,原来是上次的案子还没有完全解决,大概是因为还没有结案,不好说细节,李熏然只是说凶手十分狠毒,似乎是奔着局里的人来的,在背后操纵了好几个案子,好像还牵扯到简瑶。

凌远是知道简瑶的,本以为是熏然喜欢的人,问起时熏然乐得当时就给简瑶打过去,打趣小姑娘还不入自己的法眼,结果被薄靳言啪地挂了电话。

小李警官在病床旁坐着,眼睛有些红,眼眶里还含着眼泪,亮晶晶的,潮涌般,像是广阔无际的大海,“远哥,简瑶和简萱是我最亲的两个妹妹,现在简瑶有危险,我不能坐视不管,明天警队就出发去香港,最近不能来看你了,你好好吃饭,等我回来你把胃养好,我……有话跟你说。”

凌远坐在病床上,隐约觉得这海浪仿佛涌进了胸口,“好,正好我也有事要和你说,你……早点把案子结了,平安回来。”


熏然,虽然哭的人是你,但被悲伤眼泪淹没的人,是我。





【十一月 尚未到来 透过它的窗户 我望见了十二月。】


李熏然飞香港的时候天气已经转冷,凌远去他家里帮他整理行李的时候,李熏然把家里的钥匙交给了凌远,让他在自己不在的时候帮忙打理,凌远答应下来,反正自己不上班的时候也无事可做,何况离得又不远,邻里邻居的。

不,应该是,何况是熏然。


李熏然之前是和凌远说过的,做刑警的嘛,消失一个两个月那都不叫事儿,职业感在这。凌远想起这头小狮子摇头晃脑的样子,不禁失笑,转头看办公室外的医院花园。

几个月之前自己还推着熏然去散步看风景,现在花儿早已经谢了,叶子也掉落了满地。

三天前,凌远在医院食堂吃饭,食堂的电视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地播放着新闻。

“近日,由我国大陆警方和香港警方共同办理的一起恶性杀人案已经告破,凶手有一定反侦察能力,性格极其残暴,作案手法极端,凶手在几年前曾经参与美国著名的鲜花食人魔案件,有精神疾病和报复警方倾向,据悉,在抓捕过程当中,我国大陆警方有一名警员被凶手掳走,施以极端手段虐待,救出后已经送往医院抢救…………”





【十二月 大雪弥漫。】


凌远的医改已经到了尾声阶段,只剩下最后的总结。凌远吃过晚饭在书房写下一阶段的初步规划,捏捏太阳穴,从手边的抽屉里拿一片阿司匹林就这么干吞下去。

心中发闷,起身穿上外套决定去小区走走。



看到之前遇到的遛狗的邻居,“凌院长,又是自己出来走啊,小李还没回来啊。”

金毛溜到脚边,嗅嗅自己的裤脚,扒上来,凌远想起之前和熏然一起买的狗粮,想着下次出来要带着。

凌远推推眼镜,温和地笑,“是啊,还没回来。”

凌远回到家里,不,不是家里,是隔壁邻居家里,坐在沙发上,沙发上还有之前买的狮子手偶,李熏然那时候总是抓着手偶,在自己做饭的时候捣乱,假模假式地,“凌院长,什么时候开饭呐,百兽之王要饿死啦。”

凌远手里抓着钥匙,想着原来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好像还是昨天一样。

熏然,你什么时候回来,外面已经下起大雪了。






【二月 还是二月 你出现 你回来。】



加班的晚上总是格外冷清,凌远从医院回到家,从电梯出来。

一个青年窝在家门口,看到自己,站起身来拽拽起了褶皱的衬衫,扬手挠挠头,朝着自己笑。

“凌院长,我是您隔壁,忘带了钥匙,方便收留一晚吗。”






从童年起
我便独自一人
照顾着
历代的星辰
直到你出现
分享这光辉
分享这璀璨的美丽
直到你出现
原来你是最明亮的那一颗


















FIN.

评论(7)

热度(53)

  1. rachel12355未艾 转载了此文字
    十一月 尚未到来 透过它的窗户 我望见了十二月。 未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