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艾

遇到的每一个人,都是你。

【现代楼诚】大概是从冬日开始(上)

@树深见鹿 你要的楼诚青葱岁月谈恋爱的梗。

是现代的AU,同系列请戳:

【现代楼诚】夏天的故事

【现代楼诚】知乎体 如何确定对方是一辈子的那个人?



不知道算不算青葱岁月了,瞎写,估计有挺多bug,大伙儿看一个乐呵,捉虫也欢迎。

最近医院实习挺忙挺累,没有大块儿时间写脑洞了,今天暂时先写个上,会有下篇的,只是得等。


期待评论哦~或者有他们下一步怎么发展的脑洞也可以讨论呀!或者可以帮我给文取个名字……
















明诚同学心情很复杂,昨晚只因反驳了明教授一句总提小时候的事情,就被折腾了半宿,明明今天两人都有工作的。

明楼刚进办公室就收到了要出差的通知,给阿诚发了短信报备好行程,就开始收拾需要携带的文件。

“刚到的通知,要去上海出差”

“这么急?大概去几天?你自己?还是和调研组的同事?”阿诚心里猛跳了一下,一连问了好几句。

“和调研处的 汪处长,大概要半个月左右”

调研处的汪处长?谁不知道调研处大名鼎鼎的汪处长和经济学院的明教授曾经有过一段缠绵悱恻的情缘?谁不知道汪处长至今念念不忘明教授年轻时的伟岸又英俊的身姿?谁不知道汪处长自从上任之后变着花样的和明教授制造交集的机会?

阿诚正想着,又进来一条短信

“小家伙夏令营结束之后你就和他一起回上海吧,免得大姐心急,我这边结束之后也直接回家。” 
阿诚正想着安排回家的计划,手机又亮。
“在家等我”阿诚盯着看了一会儿,直到手机都黑了屏,映出不想露出痕迹却又隐藏不住的弯起的嘴角。


那时候明诚刚从巴黎读完研究生学位,导师手下的同学纷纷选择要么留在巴黎找机会找个跳板工作,要么三人两组决定成立小公司创业,再不济也是留校任教,只有明诚选择了回国,旁人不理解,“诚,你的成绩这么好,为什么非要回国当个大学助教?太可惜了”,自己的导师也婉言挽留,哪怕留下给自己当助手,也好过放走一个前途大有的人才。

明诚自有一套说辞,“家姐一直操劳,想回去替她分担分担”,明诚有着亚洲人少有的棱角轮廓,鼻骨挺拔,眉峰秀丽,身材瘦的笔直,却又不显羸弱,格斗比试更是翘首,也从中国来的苏珊一直说他像白杨树,挺拔落拓,欧洲人不同意,“不不,诚,我看你像香榭丽舍大街的梧桐,站在那里就是景色,多少人跋山涉水来到这只为了一见。”法国人把情话放在嘴边,听到明诚回国的理由,咂舌道可惜。

明诚不以为然,想到已经有两年没见到大哥了,心里难得的有点掩不下去激动,那个时候明诚已经知道自己对大哥的感情了,可他羞于启齿,那是自己的大哥,救自己的,给自己第二条命的大哥,幼时抚自己入睡,教自己识字读书的大哥,如今发现这样的情愫,明诚没办法坦然对之。


两年多不回国,就是为了读书读出个样子,想给明家争气,想赶上大哥,也为了看清自己的心。可不知道自己今天的成绩,大哥满不满意。落地的时候,明诚心里有些忐忑,面上端着稳重,刚想探头找找人,手机提示有消息,“学校临时有事,接不了你了,先自己回公寓,在家等我。”

自己回去而已,心里这么想,坐上出租,ins又弹出特别关注,是汪曼春发了图片。
“谢谢师哥,谢谢大家。”
配图是汪曼春主办的座谈会,哦,照片上的特写是特邀嘉宾明楼教授,身边挎着的就是图片所有者,阿玛尼500的色号显得温柔有理,和之前阿玛尼400的汪处长甚至不像同一个人。

看着口红就心烦,大哥和汪曼春几年前还谈恋爱的时候,不知道自己帮忙跑过多少次腿去帮汪小姐买口红,哪一个不是大哥付的帐。明诚看着心烦,把手机狠狠摁灭。
不过说回来,大哥还是老样子。


明楼在北京的公寓是个老房子,是学校分的家属楼,两室两厅,反正也不做饭,索性空出一厅当书房。明镜几次说要给明楼买一件大栋的,明楼一直拒绝说是只有自己一个人住,等阿诚回来也能住下,就算明台来了,也可以让阿诚到自己房间来,明镜说不过,只骂了两句不懂好心,不再去管,扭头给明台准备春游的食盒。



明诚拎着行李,拿着钥匙开了门,明楼后脚出了电梯,刚好拦住关门的手。

明诚吓了一跳,“不是说有事要晚回来?”

“只是怕分不出时间去机场接你而已,时间刚够我回家。”明楼关上门,上下打量明诚,“是不是又长高了。”

“哪有,我再长,就怕咱们家小少爷又要唧唧歪歪不愿意了。”想起家里这位大魔王,阿诚和大姐一样,心里也是满心的宠溺。

“ 他不愿意还要怪他自己从小挑食,长不过你难道还要怪到你头上?”明楼伸手把明诚揽到自己胸前,观察到自己哪里。

明诚有些呼吸局促,不自觉得有些抗拒,眼睫垂下来,眉下好像一把柔和的小扇,遮出弧形的阴影。

北京难得下了大雪,外面静的能听见嘎吱嘎吱的踩雪声。



明诚觉得嗓子发哑,“大哥。”

评论(4)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