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艾

遇到的每一个人,都是你。

【凌李】到底还凑不凑局儿了

硬憋出来一篇算是新年贺文吧,强行扣题。@楼诚深夜60分 

新年快乐!

 

 

   

 

  

“大哥阿诚哥,我们回来啦”赵启平一边拿钥匙开门,一脚迈入玄关。

 

阿诚一手接过谭宗明手里的礼盒,“回来就回来还带什么礼物。”

 

谭宗明一身西装,朝着明楼笑了笑算打了招呼“大哥阿诚哥”。明楼带着金丝眼镜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点了点头,却不朝着明诚“咱们家你管钱,还不得好好贿赂贿赂你”

 

“嘿你这个人,我管钱我少了你哪顿红烧肉了?”明诚拿眼瞥明楼,赵启平看不过去了,对着谭宗明“走走走快走快走,这两个人秀起恩爱来根本不管别人,走走走咱们找孟韦他们俩凑桌麻将去”说着拽着谭宗明就往楼上冲。

 

“孟韦他们俩不在家,年关了副局长忙着坐镇。”说话的是明诚。

“啊?那他们家杜旅长呢?”赵启平一脸扫兴,好不容易休假不用值班,连一桌麻将都凑不齐?大哥是肯定不能玩儿了,掌控上海半个经济的大脑实在是斗不过,更何况还有一个阿诚哥帮手!去年没有老谭,自己和李熏然联手出老千都差点把年终奖都输进去,万万是不能和这两个老精怪凑局儿了,今年带着掌控上海另一半经济的老谭回家,大的不敢坑,必须坑一下小的,拼个人品。

“这还用问?陪坐办公室是人家杜旅长义不容辞的责任,这是原话。”

“让不让人活了!李熏然呢??”赵启平抓狂。

“在楼上屋里闷着呢,正好你回来了,陪他说说话,小家伙闷闷不乐的。”

“闷闷不乐?和院长吵架了?”

明诚和明楼相视一笑,“看样子是。”

“嘿我去看看他。”

 

谭宗明留在客厅里和明楼谈谈最近市里经济,赵启平翻了个白眼,不懂你们有钱人的世界,我去开导弟弟。长腿跑到楼上,敲开李熏然的房门。

 

 

李熏然还拱在被窝里,床头桌上摆了开了封的薯片,游戏机屏幕上还显示着Game over,漫画摊了一地,被子上面揪出几撮卷毛,“不是吧李警官,什么情况,这么颓废,游戏小霸王李熏然还能Game over?”

“别提了,没兴致。”李熏然声音囔囔的。

“干嘛,和院长吵架啦?”

“也不是…”李熏然用被子捂住头,转过身,一脸的生无可恋。

“不是,怎么回事啊,你给我讲讲,你也有吃瘪的时候,快说出来让我乐呵乐呵。”赵启平说着就去翻李熏然的被子,李熏然没办法,“诶呀,就..就..就..不能一起跨年呗!”

“嗨!我当是怎么回事,好歹是我们院院座,忙起来没时间挺正常的,再说,山不来就你,你就去就山,多浅显易懂的道理,这也用我教?诶不是我说你,不就跨个年吗,至于吗,恋爱真是让人变可怕,啧啧啧。”

李熏然听了这话,福至心灵,圆眼睛滴溜溜一转,山不来就我,我就去就山,此话有理,“赵平平,多谢开导,我走了!”说着洗了个漱抓了个卷毛,照了照镜子,嘿还是那个英姿飒爽的李警官!拿了衣服就出了门。

赵启平追到楼下,“诶诶诶你别走得这么快啊,不凑麻将了啊?李熏然你太不够意思了啊!”

 

 

 

说起李熏然和凌远,那也算是相识的惊心动魄了。

彼时李熏然正在跟一个强奸案,嫌疑人是一个HIV病毒感染者,出于报复社会的心理,屡次作案,李熏然抓到他的时候,追了他十里地,最后凶手打算自尽,一刀插在了自己肚子上,李警官一看这可不好,虽然是抓到人了,但还有作案细节得审,我抓你可不是为了让你一刀就能逃了法律制裁的,赶紧把凶手送到医院。腹部外伤,医院受了警察局的嘱托,特意由院长兼任肝胆外科一把刀的凌院长亲自手术。

李熏然早就知道凌远,年纪轻轻就当了附院的院长,一直致力医改,年轻有为,据说当年还是个妥妥的学霸,当然这些都是从自家老爸李局长那里听说的,还没见过3D立体真人版,今天终于能见到真容,偏偏还是这么个情景。

凶手没进手术室多久,就出来了小护士通知情况不好,手术很难成功,李熏然特地申请进了手术室询问几个重要的问题,由于这个案子是个大案,破例被同意之后,李熏然跟着护士去换了手术服,全身上下被裹的严严实实,带了帽子和口罩,整张脸只露了一双眼睛,蹑手蹑脚现学现用的跟着进了手术室。

凌远手拿手术刀,眼都不抬,低沉稳重的嗓音从口罩透出来,“想问什么就快问吧,患者情况很不乐观。”

李熏然同志从警数年,走到副队这个位置,什么紧急情况没见过,偏偏被这副声音给震住了,瞬间变成了刚进警校军训时时时对教官保持警惕的小子,就差敬个礼高声答一声“是!”。

李熏然连着问了几个问题将细节大概都问了个明白才走出手术室,过了一会儿手术才结束,就看到几个小护士从手术室泪眼婆娑的出来,李熏然心想,现在医患关系这么融洽?患者病危这么感染医生?问了才知道,最后缝合的时候,助手出了小差错,和凌院长配合的时候不小心划破了凌远的手术手套,患者又是HIV。

李熏然觉得有点懵,一瞬间像被泼了冷水,也不知道为什么,心好像有点揪着疼,明明今天才第一次和这个凌院长见面,难道因为凌院长的气质太像自己大学时的教官?嗯,不对,凌院长是为了这个案子才受了伤,这案子又一直都是自己在跟,理所应当自己为院长担心,嗯是这样。

回到警局将后续都处理好已经是三天之后。李熏然特地去医院探望凌远,敲开凌院长的门,“您好,凌院长,我是市警察局的李熏然,今天特地代表局里来向您表示感谢。”

凌远上下打量这个穿着警服,一直手托着警帽,另一只手握拳放在膝盖上,坐在椅子上背挺的溜直的年轻警官,和那天在手术室问话的警官联系在了一起。

“不必客气,我们医院理应全力配合警察的工作。”

“嗯…”李熏然有点语塞。

“那个..我听说您那天出了些意外,想问问您…嗯..那个…如果真的有什么事的话…我…我…”李熏然断断续续我了半天,也不知道如果真的凌远被感染了的话,自己能怎么做,下半辈子照顾他?这念头从心底闪出来之后,李熏然被自己吓了一跳,来不及多想,就听见凌远回答,“哦没什么大问题,我已经做了检测,并没有被感染,谢谢李警官。”

凌远说完,一字唇一抿,笑着望着李熏然这双又圆又大的眼睛。

李熏然被问的有些发懵,莫名其妙蹦出一句“要不,我请您吃饭?”

凌远看着这年轻小警官,竟然觉得有些可爱,“好啊。”

 

 

 

 

就这么一来二去,两人来回互请了记不得多少顿饭,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起生出了不一样的东西。

直到有一天,在饭店吃饭的时候,凌远突然问“小李警官,你看,我们两个也吃了这么久的饭,也互相接触了解了一段时间,你愿意,以后都和我一起吃饭吗。”

李熏然吃的正起劲,听到这话才抬头看着凌远,凌远今天穿的很正式,衬衫领带配西装,明明也是平时的一套样子,可就是觉得有些不同,哦对,凌院长平时在医院都是一副不苟言笑的样子,今天确实眉眼里都带着浅浅的笑意,好像眼神里还带着一点难察觉的紧张。

凌远也望着李熏然,认识了这么久,了解了李熏然这个人,尤其是眼睛一直就像有道光一样,从那天他敲门进到自己办公室那一刻起,就一直吸引着自己,每天都想看到,直到今天终于鼓起勇气想将这个人私藏。

两个人对视半天,才听到那句“我愿意啊我愿意。”

 

 

 

 

 

 

 

这不,这是两个人在一起第一次跨年,小李警官就被残酷的医院加班事实丢在了家里闷闷不乐,等被赵启平点醒才开了车奔向附院。

凌远正在医院候诊大厅巡查,目光扫到大厅大门,看到一位帅气的卷发的青年向他走来,问“凌院长您好,我觉得我好像是生了病,请问您能治好我的病吗?”

李熏然笑着歪头看着凌远。

凌远也笑了一下,说“可是我也已经病入膏肓了,我的病只有你能治好。”

     “噗,我又不是医生,怎么治”

     “一年又一年,陪在我身边就好。”

 

 

 

 

 

 

 

 

 

   

   

评论(10)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