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艾

遇到的每一个人,都是你。

【东凯】梦一场

第一次写东凯,算是迟到的520更新吧……

rps.

ooc.

双方未婚单身设定.



———————————————————————————————

01.

王凯迷迷糊糊得从床上醒来的时候整个人都还是糊里糊涂的,只记得昨天喝醉了被人送回家扶倒在沙发,还往自己怀里塞了几个之前参加活动时几个说是自己影迷朋友的小姑娘送的抱枕,半夜自己晃晃悠悠起来走进卧室又卧倒在床上。


哦对了,昨晚好像还遇到靳东了,又好像不是他。



02.

14年的夏天王凯还在琅琊榜的剧组里琢磨剧本,拖沓的戏服箍在自己身上重的不行,头发也和假发一起打了发胶用发簪固定在头顶,胡歌坐在自己对面,把两只袖子快撸到了肩膀还要往上拼命,王凯自己嘴上说着心静自然凉,手上还是诚实得拿着胡苗送来的便携式的小电风扇对着脸猛吹。

靳东就是这个时候进组的。当时穿着宽松的半袖,短裤到膝盖上面一点,还拿了吧折扇,右手握着扇柄,左手抚着扇身,看到李雪就走了进来,“不会吧?你不会也让我穿这么多吧?我可有些年不接古装了啊!”

李雪看到靳东进来,打趣他,“来来来,这就是咱们风流潇洒的蔺阁主蔺公子。”大家都知道靳东和导演关系好,也不搞假假掰掰那套,但靳东好歹也是前辈,不能一点儿面子不给,纷纷喊了东哥就算是打了招呼。王凯正对词儿,喝了一口水润了润嗓子,一声“东哥”喊得脆脆生生,愣是引了靳东注意。


“嗓音不错,台词说的也挺好,哪儿毕业的?”


王凯对着靳东乐,“中戏的,说起来还算是您师弟呢。”


靳东点点头,“有机会一起合作。”

王凯谢了一句师哥就这样低头研究剧本了,不是王凯不拿靳东当回事,也不是怀疑靳东这句夸奖有几分真几分假,而是自己知道这个行当是什么样子,有人夸有人损,都不重要,不是夸你一句,就能只步青云,也不是损你一句就一辈子翻不了身,真话假话听得太多了,以前也不是没人说要给自己机会,可试了戏之后大部分都石沉大海,机会还是要靠自己争取,搞套近乎看脸色那套王凯不稀罕,演员还是要拿作品拿戏说话,这道理王凯心里跟明镜儿似的。



03.

饰演夏江的演员也是剧组的执行导演二爷,天气热的不行,二爷自掏腰包给全组的人买雪糕吃,提吃王凯来了兴致,拿了自己的那份,一边儿吃,又领了两个往屋里走。

靳东进组晚,戏份不多,大部分都是和胡歌的对手戏,很快就熟络起来。

胡歌看王凯拿了冰棍进来,赶紧缩回了假装在火盆上烤火的手,抢了冰棍吃起来,靳东不喜甜食,把雪糕让给王凯,胡歌窜起来抗议,“干嘛呀,东哥偏心啊!”

王凯撕了第二个外包装,盒盒盒得笑胡歌,“是啊,你才看出来啊,我们中戏早就统一战线了。”



04.

杀青之后王凯回到北京歇了几天又进了新的剧组。之前因为方孟韦的角色,小有了些名气,还收到好几个本子让自己考虑参不参演的,都是男二,还有男一。

王凯觉得好笑,自己都三十多岁的人了,还被写是新生代小生,没看到这眼角的褶子?


十一月份的时候在公司,被老板叫过去,说现在手上有个本子,剧本不错,公司也很重视,只是给自己的角色是男三,问自己有没有兴趣,王凯说考虑考虑,又鬼使神差地问了句还有谁演?侯鸿亮说老阵容,琅琊榜那批人,王凯心里乐了,有靳东靳老师接的戏,这戏准没错,演!签了合同,裹着羽绒服又回去和剧本嗑了。


一月份进组的时候还正冷,王凯开始找不到感觉,着实有几分懊恼的意思,靳东在片场笑骂着王凯“三条不过不行啊,别给中戏丢人。”晚上就拎了几听啤酒敲开了王凯的房间门。

王凯打开门吓了够呛,以为真是因为自己白天演的不好东哥来兴师问罪了,可靳东直接进了屋,“怎么,师哥给你讲戏,不欢迎啊。”

他这才反应过来,“欢迎欢迎,哪儿能不欢迎呢。”

之后王凯和靳东就经常下了戏在房间讨论剧本,毕竟二人对手戏多,不是我拎着酒去找你,就是你拎着酒来敲我的门。慢慢的聊的也不光是剧本了,什么都聊,母校西门的馄饨铺子,排练室一到夏天就被风吹的嘎吱嘎吱响的教室门,出道时的失意,在哈尔滨拍知青时刮在脸上凛冽像刀一样的寒风,和老戏骨们对戏彻夜琢磨剧本的一个又一个夜晚。



这天下戏早,王凯拎了酒去找靳东。

酒过三巡,俩人喝的都有点儿上头,靳东端起了前辈的范儿,教育王凯,“我是你师哥,咱俩一个组拍戏,千万不能砸了中戏的招牌。”


王凯借着酒劲儿,揶揄他,“您哪是我师哥呀,您是汪曼春师哥。”

靳东听了这话顿了片刻,然后伸过胳膊去搂王凯,搂着搂着俩人就搂到了床上。


第二天王凯醒过来的时候看着一地的酒瓶子,再看看身边躺着的靳东,心里可大叫不好,这算什么,这戏可怎么拍啊,想来想去,穿好衣服趁着靳东还没醒赶紧跑了。


王凯提心吊胆地来到片场,靳东已经到了,跟没事儿人一样和自己搭戏,一天下来也算没出什么乱子,王凯放心了,这就算过去了吧?那就好。

没成想晚上靳东拎着酒又来了,王凯有点儿尴尬,白天那么多人也就算了,这晚上喝酒就两个人,于是支支吾吾得,“东哥,那个,昨天晚上吧……”

靳东知道他要说什么,打断他,“昨天晚上我没喝多,你也没喝多吧。”


王凯听这话听得满脸通红,不知道该怎么应对,推开靳东就跑了。


晚上的风粘腻腻的,王凯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只好决定就装傻吧。




05.

这天正好是阿诚决定豁出去自己命去救明台的一场戏,明楼听阿诚的话冲上前来一把拽住阿诚的衣领,王凯看着对面的明楼满眼通红,说着你也不许有事,一时间好像分不清楚自己到底是王凯,还是阿诚。


两个人就这样搞在了一起,白天在戏里是兄友弟恭的明楼和阿诚,李雪看出了端倪,过来问靳东,“你俩?”

靳东也没多说,“嗯,真的。”

李雪叹了口气,摇摇头走了。



杀青的时候剧组一起吃饭,王凯喝多了就爱和别人又搂又抱贴脸合影,挨个儿照个相之后倒了杯酒去靳东那桌,非要敬东哥酒,靳东没办法,应了这杯,王凯又拽着自己叽里咕噜说英文,听了半天也听不出个所以然,大伙儿知道王凯喝多了,要送王凯回去,靳东借口自己和王凯房间对门,正好给他送回去,氛围高涨,大伙儿打趣靳老师,“平常都是阿诚照顾大哥,今天晚上大哥可得好好照顾阿诚啊!”


靳东搀了王凯,笑着回了一句“你们大爷的!”



06.

俩人回到北京在王凯的公寓里很是潇洒了一阵子。参加国剧盛典还是前后脚去的,在后台胡歌还眨巴眼睛打趣他俩,“阿诚哥,你天天陪着大哥,不累呀?”,明楼笑着作势要打明台,“看来我得整肃家风了。”把王凯和敏涛姐逗的嘴都合不拢。


为了宣传,俩人还接了综艺,外面的人都诧异,这东哥得多重视这戏啊,居然出山亲自参加宣传啦?王凯坐在沙发上刷微博看得不亦乐乎,眉毛都跟着笑,看着看着抬头说话,“我告诉你啊,到时候主持人问什么问题的,你可不许轻易发火儿啊,不愿意回答的就往我这推。”


靳东正拿着刀切着水果,听到这话笑意从眼角都荡漾出来,“行,听你的。”



可真去了节目到底还是出了岔子,王凯看靳东的脸色越来越差,心想完了,赶紧把话接回来。

回了家靳东问自己那个什么cp的事儿,王凯倒是没当回事,说热度以后下去就好了,小姑娘们也是一时热情,再说这不也证明咱们这戏好嘛,靳东这倒没反对,只是觉得对王凯事业不好。

靳东给侯鸿亮打电话,叮嘱以后尽量少安排两个人一起出席节目,王凯听了没说什么。



07.

伪装者播出的时候,王凯就火了,只不过还好,不至于影响生活,可是到了琅琊榜一播出,就彻底给这股火儿很是添了一把柴,是那种特别火,微博上的热门话题全是自己,什么王凯美手,今天阿诚哥炸面粉厂了吗,今夜我们都是靖王妃,睡不到王凯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王凯笑过之后就过去了,还是那句话,演员靠作品说话,这些都是过眼云烟。可铺天盖地的访谈,演讲,还参加了真人秀,剧本纷至沓来,王凯想着自己终于也有能选择剧本的这一天了,忙的像个陀螺一直转,没什么时间回北京会靳东,靳东嘴上没说什么,只是叮嘱注意休息之类的,也忙活自己的戏去了。


真大事不好的时候王凯在剧组里吊着威亚,刚下来手臂上勒出一道儿紫印儿,胡苗递过来一瓶水,“网上出了点事儿,你有个心理准备。”

“怎么了?”

然后就看到胡苗给自己看的那些网上热议的照片,王凯感觉莫名其妙,自己还不能交朋友吗,感慨一句果然人红是非多,也没往深想,接着就上戏去了。


拍完之后剧组给自己放了几天假,王凯才有时间回到北京的公寓,到家的时候正好靳东刚做好一桌子菜,王凯洗完手坐下大口大口吃的狼吞虎咽,靳东说他你慢点吃,我又不跟你抢,王凯驳他,“多长时间没吃你做的了都,再说剧组天天盒饭,我都吃够了。”


靳东点了根儿烟夹在手指间,“正好你吃完咱俩说个事儿。”


王凯见他跟自己少有这么严肃的样子,放下筷子,“说吧。”


靳东想了一会儿,“网上的新闻看了吧?”


王凯点头。


“我们之间,以后还是少联系吧。你现在事业正在上升期,又出了这样的事情,媒体捕风捉影的,真要被拍到,你这么多年白努力了。”


王凯仿佛没听明白,“什么意思?因为我火了所以就得分手?网上新闻算什么啊,我就是个演员,拿戏说话就行,你之前不也是这么跟我说的吗,你以前也挺火的你怎么不在乎啊?”


靳东打断他,“你是你,我是我,咱俩不一样。”


王凯眼睛瞪得通红,“哪儿不一样?”


靳东吸了口烟不说话。


王凯觉得烦躁,折腾一天才从片场飞回来,累的心都闷,没成想回来竟然是这样,扬扬手,“行,我听东哥的,你说了算吧。”


靳东听他换了称谓,想斥他好好说话,又觉得说不出口,眼睁睁看着王凯摔门走了出去。



08.

后来的日子王凯忙得没有了自己的生活,连采访时自己也说,自己现在没有生活,都是工作,被问到欢乐颂剧组里和靳东没有对手戏会不会觉得遗憾,伪装者剧组私下还有聚餐吗。

王凯被问得愣了几秒,可一年多将近两年,自己和媒体打交道也是得心应手了,直说大家都太忙了搪塞过去。


后来王凯自己心想,是啊,明明曲筱绡和安迪那么好,怎么一场赵启平和谭宗明的同场戏都没有呢,然后又笑话自己,不再去深究问题下面其实自己早就心知肚明的答案。


靳东在片场休息的时候看到这段采访,分明从屏幕里青年的嘴角处看到了疲惫,可还是狠了狠心掐了视频。




09.

公司里的人借着520的名义在酒吧包了场,很多工作忙的同事借着机会出来和好久没合作的朋友聚聚,叫了靳东,靳东刚开始还犹豫,主要是怕见到王凯,也不是怕,他总觉得这样见面没什么好。可后来推脱不掉,只好答应了过去看看。


靳东到的时候,正好看见王凯喝的有点儿多了,走路有些歪歪扭扭的,被大伙儿起哄唱歌,王凯梗着脖子,“唱就唱!”穿着一身蓝色休闲西装,三步两步就迈到台上,拿着话筒就着伴奏唱起来。


我们改变了态度而接纳了对方

我们委屈了自己而成全谁的梦想

只是这样的日子 还剩下多少  已不重要


时常想起过去的温存

它让我在夜里不会冷

你说一个人的美丽是认真

两个人能在一起是缘分


早知道是这样  像梦一场

我才不会把爱都放在同一个地方

我能原谅 你的荒唐 

荒唐的是我没有办法遗忘



靳东知道王凯唱歌好听,在一起的时候王凯常常自己窝在沙发上录唱吧,还怂恿自己过去一起合唱,为了形象,自己没应过。


侯鸿亮拿了杯酒走过来问靳东,“还没说话呢?”


靳东摇摇头,咽了口酒,“没有,就这样吧,他以后也不止到现在这里,这样挺好的。”



10.

王凯从床上掀被起身到餐桌灌了一整杯的水,心想每次都以为遇到了,结果每次都不是,喝的直呛了嗓子咳出眼泪,等咳嗽完缓过劲来,笑自己,矫情什么呐,缘分尽了就散了,三十好几的人了,谁离谁不是活呀。



再说了,时间问题,我早晚会忘记你的,早晚。



fin.




























11.

听见门口有声音的时候王凯纳闷,谁呢,没人还有这边的钥匙啊,直到看见靳东进来,王凯愣的钉在了原地。


靳东在玄关换了鞋转身过来才看到王凯楞在餐桌边。


“醒了?”


接着扬手摇了摇手里的袋子,




“喝完酒养养胃,我买了粥,快点洗漱过来吃早饭。”






真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一次写东凯,算是520的贺文吧……

其实有些ooc

而且我内心其实是拒绝11的,看到10,就是我内心的结局。



欢迎红心推荐和评论~!!



评论(8)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