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艾

遇到的每一个人,都是你。

【谭赵】Somewhere Else 02




谭总最近愁容满面,小秘书们战战兢兢,生怕半句话说错触了陛下的霉头,连送茶进办公室都不敢言语。从办公室门外时不时看进来打量自己的老板,最近连春风和煦的笑容都没有了,没听说公司最近有什么大事儿呀??


谭宗明坐在椅子上,一手揣着裤兜,另一只手放在桌子上,食指有节奏得敲着桌面。

沉思。

不对,赵启平最近不对,绝对不对。谭宗明反复回忆最近几天赵启平的反常。



事情要从前几天说起。
年中,公司安排员工体检,谭宗明想着自己正值壮年,就不费这事还往医院跑了。虽然是和凌远合作的,去一趟能看见自家赵医生,可毕竟赵启平说过,没事别总往医院跑去找他。

谭宗明也没在意,反正都在一起这么多年了,不差这一次见面。

哪成想,当天赵启平下班回家之后,正吃着饭呢,对面突然来了一句,“要不你去验个肾功?”

谭宗明没明白,验个肾功?什么意思,赵医生这是嫌自己肾功能不好?

“什么意思?”

“咳,没什么意思,开玩笑开玩笑,来来来,谭总喝汤。”接着用那双骨科圣手给自己盛了一晚冬阴功。



当晚赵启平该干嘛干嘛,就像忘了这事儿。谭宗明也只好以为他是开玩笑,翻篇了。

可哪成想,第二天赵启平飞着眼角扬着粗眉,又说了这事儿,说完背着挎包转身走出玄关就上班去了。

谭宗明确认了一下,自己的肾,确实没病。


可赵启平回来又说,晚上吃饭的时候提一嘴,早上洗漱的时候提一嘴,睡前也要提一嘴。


谭宗明百思不得其解,小赵到底什么意思。
想不通,决定给凌远发个微信。

“凌院长,有一事想请教。”

没想到大忙人凌院长回的还挺快,“怎么啦谭总。”想也不用想,一定是那位小警官。

“李警官,赵医生最近总是说让我去医院做个肾功,可我自觉没什么问题,问他又说是开玩笑,想请教一下凌院长。”

“有什么症状,或者他还说了什么其他检查。”这回是凌远。

谭宗明想了想,没有啊,没说别的啊。哦对了,想起来了。

“启平说,看看你那脸,要不你去做个肾功?”

“那谭总方便就过来让我看看,不方便就发个面部照片过来,我先看一下。”


谭宗明不怎么会自拍,也不理解年轻人那套瞪眼嘟嘴剪刀手,还有什么侧脸30度美颜的一概不通,和赵启平合照的时候也都是由他来拿着手机找角度。

这会儿只好端端正正举起手机,摆好证件照的姿势,咔嚓。然后看了一眼,不错,发型不错,笑容也不错,点了发送。

过了五分钟。

“真的没有别的症状?”

“没有。”

“谭总,您该减肥了。”


























抱歉更文来迟!

这次脑洞全因为晚上我妈看着镜子里的我,嘲讽,“你瞅你脸胖那样儿,不行明天上医院验个肾功。”

我知道肾病典型症状就是颜面部水肿,可我只是胖了而已,您有必要??这么???

评论(8)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