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艾

遇到的每一个人,都是你。

【杜方】有什么事儿不能打一架解决

200粉 @黏黏黏黏 小可爱点的杜方。

请忽视任何脱离原剧的bug.




方孟敖知道杜见锋看上自己的弟弟的时候,内心是崩溃的。

这话还得从三个月之前说起。

方孟敖带部刚到北平的时候,所有人都以为他会服从安排住到和敬公主府。杜见锋以为是,方孟韦也以为是。

从河南被调到北平,杜见锋心里一直不痛快,这帮北平的公子哥儿没一个能打的,简直是奶娘子怀里还没断奶的娃娃,真不知道给这帮奶娃子发工资有什么用,有任务了就知道往后躲,吃两个拳头就吱哇乱叫。

北平国民党的青年干部们虽说也是练过两下子的,可这也敌不过杜见锋这种上过战场,从小就在军营里长大的啊,哪见过这种天天找人约架比拳头玩儿的长官,纷纷都绕着杜旅长走。

不爽,很不爽。这不,刚知道方孟敖也调到北平的时候,杜见锋立马来了战斗力,方孟敖那个大脑袋回来了!这下有对手了!方孟敖是在河南执行任务的时候认识的杜旅长,那时候杜旅长还不是旅长,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团长,可脾气也不小,因为任务上的分歧一言不合就跟方对长大打出手。这打着打着吧,双方都觉得对方秉性和自己挺对路子,要说这不打不相识,一打就相知呢,从那以后两个人每次在同城出任务的时候就会安排个时间约上一架,甭管谁赢,必须打一场。



杜见锋两天长腿风风火火的开着没门的小吉普轰着油门就到了和敬公主府,抬腿踹开门,没见到久违的方大脑袋,反倒看到了一个高高瘦瘦的青年。

青年站在早春刚开的桃花树下,纷纷扬扬飘落的桃花瓣洒在他头上,连带着花香,一直飘到杜见锋的发梢里。

杜见锋有点儿看懵了,不是,方大脑袋什么时候队里还有这样的兵蛋子了呢,以前一次都没见过啊。

杜见锋从小当兵,泡在军营里,战场上厮杀,个个都是带着点杀气和狠劲儿的,哪里见过这样干净的小伙子。

方孟韦回过头,杜见锋才反应过来,磕磕巴巴得问“那个什么,方孟敖没住这儿吗”

“不住这里。”说着迈出大门就要离开。

杜见锋喊过去,“诶诶,你你你叫什么啊”

方孟韦头也不回,杜见锋难得的没有为别人的不理睬发脾气,抬手默默鼻子,心里想着,我结巴什么呢,这小子还挺好看的哈。




杜见锋第二次见到方孟韦是在方孟敖住下的燕京大学附近的旧军营里。

杜见锋还是去打架的,可依然没有见到方孟敖,依然见到的是方孟韦。

方孟韦刚好周末歇班,去方孟敖的住处,给自家的大哥送些生活用品,顺便收拾收拾卫生,整理整理床铺。

杜见锋进来的时候正好看见方孟韦端着脸盆,将里面的水扬到院子里。袖口卷起挽到肘边,露出线条分明的小臂。

杜见锋这回明白了,原来是方大脑袋队里的飞行员啊!怪不得这么好看呢,飞行大队都快成这几天学生嘴里的择偶标准了,来来来,打架打架。

杜见锋走上前,嘴角勾起来冲着方孟韦,“诶,小子,你新来的啊?以前没见过你,老子跟你们方队长每次都要约一架,今天他不在,来,你跟老子打。”说着握住方孟韦的胳膊就要比划。


方孟韦记得那天在公主府,低下头从墨镜上边露出来的深邃的眸子,今天这个人上来就和自己拉拉扯扯,登的红了脸,气得直恼。“你干什么,谁要跟你打架,你放手。”

杜见锋也是莫名的一阵心虚,往常谁要是这么跟自己撂脸子,早就骂过去了,今天不知怎的,那一嘴埋汰人的话一句都说不出来。

杜见锋看方孟韦冷冷的看着自己,“还有,我不是飞行大队的。我叫方孟韦,是方孟敖的弟弟。”说着穿上警察局的制服就要离开。




杜见锋回去想了几天,不对,自己看到这小伙子的时候,胸口就像揣了两台意大利炮,咚咚咚咚得发射炮弹,砸得心脏也跟着咚咚咚咚,不对,绝对不对。杜见锋想不明白,就去问毛利民,毛利民倒是个看得清想的开的,“旅长你这是看上人家方副局长了啊!”

杜见锋这个不开窍的这时候才知道,自己怕是要脱离老处男队伍了,至于这个时间,还得自己把握。



可方孟韦是谁,北平分行行长方步亭的小儿子,空军笕桥航校上校教官方孟敖的弟弟,自己身处要职,不仅是北平警察局副局长,还是北平警备总司令部侦缉处副处长,足足的优秀堪为表率的有为青年。

不过这些在杜见锋眼里那都不重要,方孟韦就是桃花树下背手而立,让自己第一眼就动了心的小青年。

追,一定要追,至于怎么追?男人和男人之间还能干什么?!约架呗!

杜见锋决定每天去警察局等着方孟韦打架。

方孟韦自然是不理杜见锋的,方副队长每天有很多事要做,要维持街道秩序,防止进步青年游街有过激行为,要配合五人小组查案,要回家看方行长和姑爹,哪有时间和心思理这个痞里痞气的杜旅长。

可说是这么说,杜见锋连着来了两个月,整整六十一天,每天下班时间守在警局门口,别看有点不着调,不过他穿着军装带着墨镜倚在车前,确实还是很帅的。方孟韦对杜见锋追自己这件事儿也是心知肚明,就是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另一方面就是这人总要和自己约架,真不知道怎么想的。

方孟韦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习惯了这个每天守在单位门口的杜旅长,只是杜见锋连着一个星期没来,自己脸上云淡风轻,心里莫名其妙,这人怎么不来了,想到这儿的时候还被自己这个想法吓了一跳。


杜见锋连着一个星期没来,再出现的时候,方孟韦问了一句“这几天去哪儿了?”
杜旅长心里乐开了花儿,呦,可算是跟我说话了,“这几天老子忙着给新兵训练,没时间来,这不今天来了,孟韦,你跟不跟我打架?”

方孟韦被杜见锋这个态度气的火冒三丈,斜着眼睛瞪圆了瞪着杜见锋,“打就打,输赢怎么算。”

杜见锋愣了,对啊,打架输赢怎么算?

“我赢了,你就跟老子处对象,我输了,就再也不来烦你,怎么样!”

方孟韦听了这话,更是气得满脸通红,一拳挥起来,直冲着杜见锋的脸就打过去。

杜见锋一看方孟韦动了手,丝毫不含糊,也招招对付起来,只是每次都在马上要打到的时候收了力气轻砸到方孟韦。

方孟韦之前在三青团训练班待过,自然是有些本事的,可杜见锋踢到自己膝盖的时候,不受控制的自己就倒了下去。

杜见锋连带着跟着倒下。

“孟韦,我赢了。”




后来杜见锋第一次去方家的时候紧张的不得了,唯恐方大脑袋对自己大打出手,这要是以前,打就打了,可现在人家是自己大舅哥,怎么还手啊?还手了今晚孟韦肯定不能让自己上床!


方孟敖见到孟韦领到家里来的男朋友竟然是杜见锋这个大脑袋,气都不打一处来,拿起手边的瓷花瓶就摔了过去,“杜见锋你丫儿的竟然敢动我弟弟!”

杜见锋双手接过花瓶,“方大脑袋,啊不是不是,大舅哥,今非昔比今非昔比,现在我不跟你打了,我和孟韦是认真的!”

方孟敖正在气头上可不管这么多,拳头都狠狠的砸过来。

“方大脑袋你大爷!”




小剧场

晚上。

“你怎么又叫我哥大脑袋,杜旅长你的脑袋小到哪儿去了吗。”

“不是,孟韦,老子跟你哥认识这么多年了,一顺嘴就喊出来了”

“还有,你怎么又跟我哥动手。”

“你哥,啊不,咱哥,咱哥那拳头挥过来了,老子也不能不躲啊!”

“好好好,杜旅长当初还把我打倒在警局门口,您真是英勇。”

“别别别,孟韦,当初我不是怕输了你真不让我去找你吗!诶孟韦!孟韦!你让我进门啊孟韦!”

评论(6)

热度(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