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艾

遇到的每一个人,都是你。

【谭赵】你到底是喜欢我的手,还是喜欢我的人

三次元遇到了很……胡搅蛮缠还有些心术不正的人,就写不出太甜了……

看了2.0的小赵和谭总,想起之前一个小可爱的点梗,谭赵携手共渡难关,就写了写,不过我忘记是哪位小可爱了,实在抱歉,如果你看到啦要留言哦~

睡前写的不长,还有些仓促,节奏不是特别好,希望小可爱们尽量喜欢吧。风里雨里,我在小红心小蓝手评论区等你!






01.
“你这个黑心医生!”

“人好好的来的怎么到你这就没了?!”

“把人治死了还这个态度我要吿你!”

赵启平头痛欲裂,用手指揉了揉太阳穴,面对指着自己鼻子骂的指责和羞辱,要不是一身修养,他早就摔笔走人了。

前天的患者车祸肋骨骨折,断端直接插进了肺脏,就是华佗再世,也够呛能妙手回春,八个小时的手术,赵启平尽力了,为手术台上的逝者尽了全力,却抵不过活人的死搅蛮缠。



晚上十点谭宗明还在公司办公室看着文件,并购的案子到了水深火热的阶段,谭宗明一丝不敢轻松,员工会议也开到了很晚,谭宗明顾念着家里的小赵医生,把摊子丢给安迪主持,一路回到了别墅区的家里。




客厅没有开灯,谭宗明以为赵启平已经睡了,自己草草淋浴之后便蹑手蹑脚地卧室走,推开门,床头的香薰灯开着暗灯,风口噗噗地吹出水汽。

香薰灯是赵启平当初缠着自己在商场买的,不贵,不过小赵非说这个牌子的香薰灯是同价位性价比最高的,然后又拖着自己买精油,说是为了睡前情趣,拿回家里特意放在了床头柜上。


谭宗明小心翼翼躺下,刚准备搂过身旁那人,却听见那人说话,

“你说我这手真配做手术吗。”

谭宗明知道赵启平在医院摊上了官司,伸手搂过他,头发上留下的水珠滴到赵启平眼睛旁,也不睁眼睛,只是伸出手揉眼,谭宗明低头亲了亲被揉红的眸子。

“你们医院的事儿我不清楚具体,不过我知道赵副主任的手配得上手术,赵副主任的人也担得起医生二字。”

赵启平穿着去年生日和自己一起买的蓝色的真丝睡衣,声音闷闷的,“那你是喜欢我的手,还是喜欢我的人。”


谭宗明知道此时不该做些别的,关了灯,一直搂住赵启平,“小赵医生早就知道的。”




02.
家属始终拒绝做尸检,不过幸好凌院长给赵启平请了负责医疗案件最资深的律师,并且对外界媒体也宣称附院该担的责任不会逃,不该担的责任也绝对不抢。


官司陆陆续续打了一个多月,终于迎来了赵启平救治及处理无任何不当的结论。


赵启平虽说也不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听到了结果表面也只是笑笑,但心里也是觉得松了一口气,把结果发给谭宗明,才放下心去处理其他的事情。

“结果出来了,没事了。”


谭宗明收到短信的时候,也刚刚好知道了公司的重要机密被泄露给竞争对手的消息,几百个亿的损失可能性摆在自己眼前,甚至自己的身家全数要赔进去。

谭宗明坐在椅子上,从晟煊的顶楼办公室落地窗往下看,整个上海尽收眼底,忽然想起上次的金融风波,赔进去那么多的企业家,自己靠着早年创业的机缘相识的朋友,才幸免于难。

谭宗明觉得有些冷,又有些迫不及待想见到赵启平的冲动,拿起外套就直直奔入电梯。




03.
赵启平手术出来的时候,正好看见谭宗明坐在手术室门外的椅子上等他。

可谭宗明并没有抬头。

赵启平走过去,多年的相处只看看对方的样子就能感受到彼此的情绪,赵启平在谭宗明面前蹲下,手抚上爱人的脸。

谭宗明感受到温度,抬起头,看到是赵启平,丢出一句,“我没钱了,还是谭宗明吗。”

赵启平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靠直觉和眼前所看觉得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赵启平笑笑,“那你还能是谁,赵副主任的终身患者吗。”

谭宗明听了这话也勉强笑起,“小赵,如果我没钱了,你还爱我吗。”

“嗯我想想。”赵启平说着竟然真的做着思考的样子,“虽说这个问题很俗,我又是一个爱钱的大俗人,不过谭总如果没钱了,我还得履行当年发过的誓,我得养你啊,到时候把别墅卖了,咱们在郊区盖个小房子,湖畔旁,树林边,意大利的手织地毯你就别想了,倒是可以养养花,伺候出来一个小花园,不也不错嘛。”




04.
包奕丹自然也是知道晟煊这次的危机,主动提出要和晟煊合作的打算,都是聪明人,谭宗明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
机密泄露的事情,安迪费了很大的心力才挖出竞争对手在晟煊埋的内线,也和老板一起每天加班加到凌晨。

老板亲自加班,几乎是拿出了当年创业的精力。

赵启平没有夜班的时候亲自来晟煊给谭总送饭,这天正好还没等到会议结束,赵启平坐在一楼的休息室等他,外面的花草修减得很美观,沙发是真皮的,赵启平心里鄙视了一下万恶的资本主义,另一只手却沾了杯子里的水,覆在窗户上写字。

一点,一横折,再提起。




05.
谭总吃着业余厨师小赵的手艺,难得有了点狼吞虎咽的架势,赵启平吓了一跳,谭宗明打趣他。

“赵医生以前从来不肯下厨,这次我出事了才肯亲手作羹汤,我得好好珍惜好好品尝。”

赵启平被说的心虚,“至于吗,以后你想吃就说,我不忙就给你做。”

天气有些转凉,谭宗明穿了件灰色的高领针织衣,外面套着休闲西装,正好配赵启平的浅棕色西装,谭宗明抬头眯眼,还是那头上海的雄狮,“那好,我期待着。”




06.
两个月的时间,晟煊又创造了一个商业的奇迹,不仅扭转了局面,还和包氏一起吞并了在自己公司埋人的企业,分享了几百亿的收益。

平时没有特殊情况,赵启平是不掺和谭宗明公司的事情的,可这次赵启平破例去了晟煊的庆功晚宴。

晚宴上谭宗明致了辞,被一群敬酒,没多一会儿就有了醉意。

谭宗明得空走到外面的落地走廊,借着微风醒酒,转过身刚要回去,赵启平就冲过来捧住自己的脸亲上来。

谭总也刚喝了酒,一时情动,两个人也不管主厅里的客人,跌跌撞撞地上了楼上的私人休息区。

小赵医生的嘴唇软软的,眼睛里有朦胧的雾汽,谭宗明反手抓住这双捧着自己的脸的迷人的手,亲了亲,赵启平哼哼一声,“上次你就没回答,说,今晚必须说,你是喜欢我的手,还是喜欢我的人!”




07.
“安迪,来来来,咱们喝一杯,诶,刚才还看见谭总,这会儿人呢?”

安迪环绕场中一周,连赵医生的影子也不见了。

“谭总可能是喝醉了,来,我来敬您。”




评论(26)

热度(4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