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艾

遇到的每一个人,都是你。

【凌李】过程






【一月 你还没有出现。】


凌远自认是个极其无趣的人。

读了医科之后把十多年的时光都献给了医院,哪怕是自己的私人生活。医改之路困难重重,外界的唾骂,恩师的离世,挚友的不理解,把自己压的喘不过气。无人能懂,独自一人扛着包袱前行。

直到生父的出现,切断了凌远最后一根理智的神经,不,不是最后一根,至少自己还有力气把他赶走,在办公室里失了神智,胃痛的弯下腰不得动弹。

是吧,是这样的,自私凉薄的血,一直流淌在身体里。






【二月 你住在隔壁。】


又是加班的夜晚,市区高架桥的连环车祸,处理完医院的事务又和上级卫生部门汇报伤情状况,和媒体沟通,和大众交待。

凌远在外界一直是不需要休息的,也没人知道他其实也需要休息。

等需要即刻处理的情况都处理结束,回到家已经是深夜一点。出了电梯发现家门口抱胸偎着一位青年,穿得休闲的套装有些皱褶,腿微缩在门口,楼道里的灯光打在微卷的发上,凌远伸手拍醒青年。

青年眯着眼睛,“唔,抱歉,我是新搬来的您的邻居,我这……加班好几天没回家,把钥匙落在单位了,不想回去取了,太累了就靠这睡着了。”

小青年挠挠头,不知道是因为这一脸的倦容,还是只是这柔和的灯光,凌远心里软下一片,“那你今晚来我家吧,在这睡一宿太容易生病了。”

青年脸红起来,“那怎么好意思,搬过来还没去拜访您,第一次见面就去住盒盒盒盒盒。”

凌远被这笑声逗笑,“没关系,我是医生,你生病了也是我的工作,进来吧。”

青年跟着进了屋,上下打量,同一色调的家居,整齐的归置,干净的好像刚刚打扫完,“您也是一个人住吗。”

凌远从卧室抱出一床被褥,“是,你就住在隔壁的次卧吧。我叫凌远,在医院工作。”

青年接过,咧开嘴角,“谢谢远哥,我在警局,是个警察。”

“我叫李熏然。”






【三月 下起了大雨】


春寒料峭,一场春雨伴着惊雷作响。

又是深夜,李熏然打着喷嚏刚走到家门口,发现了弯着腰蹲在门口的凌远。

李熏然连忙上前,“远哥,远哥你怎么了,快起来。”

凌远语气倒想装得像个没事人,“没事,老毛病,胃痛犯了,没事。”

“能起来吗?”李熏然想搀起他。

凌远摆摆手,“没事,钥匙给你,你进屋帮我拿一片6542。”说着把钥匙递过去。

李熏然不敢有慢,听着凌远不住的吸气声,感觉自己的胃肌都在跟着抽动。

进屋拿了药,倒了水,给凌远端过来。

等凌远缓过来能直起身进屋,青年才放心,“远哥,你以前都是怎么过的啊,自己一个人胃疼的时候怎么办啊。”

凌远被问住,以前?以前都是怎么办的?以前都是忍忍就过去了,对,忍忍就过去了,从小就是这样,家里的冷遇,同学间的欺凌,自己用刻苦学习去躲避,从童年起,就独自一人,照顾自己的情绪,忍忍就过去了。






【四月 遍地蔷薇。】

春暖花开的季节,附院的花园遍地的蔷薇绽放,凌远推着李熏然的轮椅在花园散步,一簇簇,一团团,好像开在凌远心里一样,凌远很久没有觉得这么安定了。


一个星期前,凌远接到电话,警察局出特别任务的时候一名刑警被嫌疑人被伤打穿了肝脏,由于这名刑警是刑警大队有名的副队,以往得过不少荣誉的,局里特地要求凌远亲自手术。

凌远是肝胆外科的专家,经手的肝脏疑难手术已经数不胜数。凌远没犹豫,直接答应下来。直到进了手术室,看到伤员的信息,直接惨白了一张脸。

是李熏然。

自从李熏然在自家门口救了自己,是的,他一直强调救了自己,并且声称为了感谢远哥收留自己的情意,以后每天发短信提醒自己吃药。

凌远觉得哭笑不得,明明自己才是医生。

有时候没收到短信,凌远知道李熏然是在出任务,也会发个短信过去提醒李熏然注意安全。


凌远定定神,拿起手术刀,开始了记不清是第多少次的肝叶切除术,这次却格外的认真凝神。



四月的蔷薇开的正盛,李熏然准备摘下一朵送给隔壁病房的小姑娘,坐在轮椅上刚直起身就牵动了伤口疼得自己龇牙咧嘴,凌远笑他开刀了还不老实,替他摘下蔷薇花,李熏然不服气,“凌院长亲自照顾我,还摘自己单位的财产讨患者欢心,算不算假公济私?”

凌远不回答,笑着推轮椅回病房,“今天中午的海鲜粥还想吃吗”






【五月 我们对面坐着 犹如梦中。】


李熏然因公受伤,警队特批半个月的假期。

李熏然无事可做,每天在家琢磨做饭,其实自己做饭也是可以的,只不过比不上凌远的水平,不,应该说是水准,李熏然回忆起海鲜粥的味道来,这么觉得。

李熏然是被强制勒令休假的,队里其他队友都还在跟任务,自己真是寥寥无趣,做了饭也不能送去警队给他们试吃,于是他想到了凌远。

刚好远哥的胃病最近好很多了,这几天自己就学着做点温和养脾胃的汤粥,每天给远哥送饭,李熏然自己欢呼雀跃一声,也不管家里只有自己一个人。


做好了开着小奥迪来到附院,刚上到院长办公室的楼层,出了电梯就碰到韦主任。

韦主任笑嘻嘻地凑过来,“李警官,又来给凌远送饭啊。”

李熏然笑得头毛都翘起来,“是啊韦主任。”

“今天做的什么啊,先给我尝尝,我给我们院长试试口味。”

凌远好巧不巧开门,“三牛你月底科室报告写完了吗。”说着拿过保温桶。

韦主任咬牙切齿,“凌远,算你狠,算你狠。”

李熏然一连串的盒盒盒盒,被凌远牵着进了办公室,“下次我专门给你带一份啊韦主任!”




凌远坐在办公桌上喝了一口李熏然学自己做的海鲜汤,家里离医院不远,汤太热乎着,从食道到胃里一阵舒爽,凌远从未这样满足,竟想起小时候做的梦。

凌远小时候反反复复做同一个梦,云雾缭绕的山野里,自己抱着膝坐在山崖边,一个声音从自己对面飘过来,“哥,我们回家。”



李熏然坐在对面,满脸的期待,“怎么样远哥,我把你说的步骤都记下来了,一步没落,怎么样,还行吗?”






【六月 就这样到了六月,青草盛开,处处芳香。】

李熏然恢复上班,一切还像往常一样。

不一样的是李熏然开始经常跑去隔壁蹭饭。

没有特殊任务的时候,下了班吃过晚饭李熏然会和凌远一起体验老干部的生活,在小区里散步。

看到摔倒的大爷,李熏然跑去扶起来,凌远检查有没有外伤,送到医院。

看到开小摊的大姐,李熏然帮忙推摊车,凌远顺便给小狮子买一份夜宵。

看到小区的宠物狗,李熏然起了玩心,和金毛赛跑,凌远拿起手机拍下一张照。

就这样到了六月,青草盛开,处处芳香。









TBC.


评论(4)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