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艾

遇到的每一个人,都是你。

【谭赵】檀檀抚兰归分手情节

是事先写好的《檀檀抚兰归》里谭赵分手的情节。
因为怕丢,这几天又因为不发文一直在掉粉,所以就先贴出来,哈哈别说我心机🙊。
等正文写到这里了大概会重新发。
先贴出来留住。





赵启平做完手术从医院出来的时候,天上淅沥沥飘起了雨花。他心情烦闷,就这么冒着雨一路跑到了餐厅。
等他赶到的时候,谭宗明已经点好了菜,还笑着轻声数落他“下雨又忘记带伞,上次让小王给你送去医院一把叫你临时备用的。”

可他入座也没有开动,单刀直切主题,“谭总有什么事儿就说吧。”

谭宗明笑了笑,还是那幅温润有礼又运筹帷幄的样子,“菜都上好了,你先吃,我们边吃边聊。”

可赵启平不说话,就这么直直的看着他。

“今天医院忙吗,手术怎么样,能定下来年假的时间吗。”

赵启平还是不说话,把目光转向窗外。

谭宗明失笑,不知是在笑自己,还是笑没有预报突如其来的这场雨。


窗外的雨越下越大,倒是没有雷声,只是哗啦哗啦砸在路面上。行人早就被雨赶跑,路上空荡荡的,偶尔有急驰而过的跑车。说来也奇怪,路上的行人再多,可一下上雨就都消失不见了,好想永远有躲雨的落脚地。



谭宗明终于还是决定开口。

“赵启平,我今年四十一了,这辈子也算是活了一半了,从前我一直觉得我和别人没有缘分,我没结婚,更没有孩子,半辈子的心血都搭在了晟煊上,晟煊就是我的孩子,只要我在一天,晟煊就不会倒下。直到我遇到你,我谭宗明自认大风大浪没少见,什么样的人也都见过,可我没成想我竟然是栽到了你这里,我有钱,你要钱我可以给你,房子车子股票我都不在乎,钱就是我的诚意,我甚至想以后把晟煊也写上你的名字, 这样也算是咱们俩的孩子和共同财产了,可这点俗钱又不入小赵医生的法眼,那好,我也有心,你要心我就捧着端着呈给你,平时小打小闹我都可以让着你,起码我有这么一颗心愿意为你这样,可你呢。

小赵,我今天太累了,说起来惭愧,我从未对别人下过这样的心思,也不知道原来动了真心也会让人这样累,我也本以为能让你开心这些也就不算什么,可我也没想到原来也给你造成这么大的困扰,我要是早就知道肯定不会这么自作主张的勉强你,你说过两个人在一起就是图个开心,合则来,不合则散,所以咱们还是分手吧,说起来还挺抱歉的,打乱赵医生的生活这么久。”


窗外天空一直落着雨,斜打在窗子上,远远的好像能听到微弱的雷声了,赵启平一直微抬着脸看着窗户上留下一道道雨痕又被下一道盖住,鼻子发酸不自主地皱起了眉,赵启平皱眉的时候也很好看,大学时候不知道有多少女孩都是臣服在了赵启平晚自习读书时皱起的眉头上,可这时皱起的眉头不一样,像是被宣判了无期徒刑一般的难过和绝望。眼眶发涨,脸也有些热,好像雨都打在了自己脸上,谭宗明的话也这样砸在自己胸口上,赵启平感觉自己的心脏怦怦的像要跳出来,又好像心里有个声音一直在喊,不是这样的,不是你说的那样,其实我们还可以继续,我又何尝不是把心剖出来送给你,如果你觉得累,我愿意和你一起面对,我们可以不分手不是吗,你知道我是言不由衷的。谭宗明,我不想分手,我还不想分手,你听到了吗。

可话到嘴边却生生被咽了回去,波涛汹涌被任凭在胸腔咆哮,只是不可以涌出界限,尊严不允许自己挽留任何一个已经决定好要离开的人。沉默片刻只能引出一个默认的回答,“嗯。”



谭宗明苦笑一下,早该知道的,“那我先走了,小赵医生,照顾好自己。”起身离开的时候还不忘把伞留下,就这么推门离开。



赵启平拿起刀叉,倒好酱汁,将牛排切好,他想起刚和谭宗明认识的时候,就在这家餐厅,他和谭宗明聊肖邦,聊东野圭吾,聊骨折的术后护理,聊他自由放逐的人生态度和恋爱观,聊他最爱吃这家店的牛排,因为厨师总是非常遵循顾客的需求,从不添加任何自作主张的奇怪口味,肉质取材也是上乘佳品。

他想谭宗明今天为什么要定在这里吃饭,是单纯的离医院距离近,还是想约在自己喜欢吃的店,或者是早就准备好了这番话,故意在这里说给自己听。

赵启平一口一口咀嚼,被分手的人总是不适合回忆过去,他想,可他再也忍不住,翻滚的浪潮涌出那双谭宗明一直迷恋的眼睛,何止谭宗明迷恋,自己不也是把谭宗明的样子用这双眼睛深深刻印在心里。
可如今他只能弯下背伏在桌子上,将头埋在臂弯里,眼泪润湿了袖口,糊在眼睛的位置,也不敢抬起头,好像一抬起头就真的再也看不到刚刚的这个人了,声带叹出沙哑的哽咽,好像想把时间留住,就可以不去面对现行的一切。





雨没停,谭宗明没带伞,就这么直直走进雨里,水坑溅了皮鞋西裤上都是泥点,也没管,他只是觉得自己呼吸有点儿难过,分不出感官也顾不得裤子,直直地穿过没有人的马路,上了车,不知道怎么,拧了好几把车钥匙就是打不着火儿。谭宗明除了在生意场上偶尔表现出不可退让的绝对姿态,平时在生活上一向心性温和,可此刻他觉得心里好像有把火,外面的雨再大也无法扑灭。

谭宗明重重地锤了一下方向盘,蓦地觉得过于失态,只好手抚上脸,用些力道上下搓了几下脸颊,他想起这还是赵启平教他的,心烦的时候用手搓脸可以缓解焦躁的情绪,可那又怎样,他嘲笑自己,不还是过去了。



谭宗明定了定心神,重新打火,挂档,油门,绝尘而去。

评论(14)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