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艾

遇到的每一个人,都是你。

【现代楼诚】大概是从冬日开始(下)

写完了!

把诚哥的生日放在三月是有私心的,因为很喜欢在春天出生的这个梗,因为我就是(突然表脸)


抱歉把曼春妹子写的有点做作= =


前文以及同系列在这里:

【现代楼诚】夏天的故事

【现代楼诚】知乎体 如何确定对方是一辈子的那个人?

【现代楼诚】大概是从冬日开始(上)

【现代楼诚】大概是从冬日开始(中)








明诚推开办公室门的时候,汪曼春正好倚在明楼身上。

 

 

 

三月末刚评了先进个人,明诚刚来一个多月就评选上了,在工作上俨然也成了学院的名人。不过此殊荣的本人还不知道,汪曼春来的时候,明诚正在助理办公室看文件看得热火朝天,把汪处长送进明楼办公室,倒了茶,又折回去和文件斗争。

 

 

汪处长此时已经见到了明楼。

“师哥,我今天来给你送个好消息,学院的先进个人名单出来了,有阿诚呢。”

 

明楼噙了一口茶,看得出汪曼春今天春风得意,大概先进个人也有她一个。

“是吗,阿诚是在巴黎读了研,本应该留在法国继续深造的,非要回来给我帮忙,我倒觉得是有些大材小用了。”

 

“是啊,以前在上海的时候,我记得阿诚那时候才是初中,学习就很刻苦,果然是成器了。”

 

明楼懒得多说,见汪曼春没有走的意思,只好没话找话,“上次胸口痛,去医院看了之后好些了么。”

 

汪曼春倒是见话倒话,“吃了药,是好些了,不过最近总是熬夜写教案,感觉又有些痛。”说着就往明楼身上倒过去。

 

明诚刚把文件整理好,准备给明楼送过去,推门正好看见汪曼春倚在明楼身上。明诚心里惊讶又心酸,一时难掩,情绪在脸上表现无遗。

 

明楼拦住准备带门出去的明诚,“阿诚啊,汪处长老毛病又犯了,快扶汪处长回去休息吧。”又对汪曼春说“曼春你身体不适我就不留你了,快回去休息吧。”

 

也不等汪曼春回答,就让明诚把人送回了调研组的休息室。

明诚扶过汪曼春的时候,堪堪看到她擦到明楼衬衫领子上的口红印。

 

 

 

 

送完汪曼春从调研组回来,明诚就去找明楼,“大哥,这是整理好的文件,您先看看吧。”

 

明楼把文件放在桌上,站起身,对明诚说话,“她来告诉我你评上了先进个人,又没做别的什么,你怎么这样的脸色。”

 

明诚感受出明楼的意思,心里暗怪自己怎么表露出了这样的情绪,只好连忙遮掩,双手捂了一下脸颊,“脸色不好吗?大概今天有些着凉了。”

 

明楼听了也不追问,“着凉了就不要这么着急减衣。先进个人的事情,想要什么奖励?”

 

好像回到了小时候,实在是因为明诚太懂事,想要什么从来不说,所以阿诚每次在学校考了班级第一,或是拿到了什么奖,明镜和明楼都让阿诚提一个想要的奖励,从最开始可以读明楼书房的课外书,到可以带着明台单独出去看电影,后来阿诚长大了,不再需要什么奖励了,自己拿到了出国留学的全奖。

 

明诚摇摇头,“又不是小孩子了,还要什么奖励。再说我只是做了我职责之内应该做的而已,大哥别拿我开玩笑了。”

 

“既然不要奖励,那好,也快到你生日了,想要什么礼物?

明诚还是不要,“生日礼物也是小孩子才要的东西,我不要。”

明楼笑他,“这也不要,那也不要,你这不贪心的性子什么时候能改改,该是你的都不去争取争取。”

 

明诚垂眼,复又抬头望向窗外,迎春花开的正盛,是月初刚来的时候,看到学院里的老园丁栽的,明诚当时看老园丁辛苦,很是抽出了一撮时间帮着翻土打理,如今花儿开了,一片片叶子贴在枝条上,鹅黄色的,铺满了明楼办公室楼下的小花坛。

 

“这世界上,有些人不贪心是因为什么都能得到,有些人不贪心是因为什么都得不到。”

 

“哦?那你呢,你是什么都得到了,还是什么都没得到?”

 

明诚转头看向明楼,把笑挂在脸上,“大哥,我能姓明,就已经很知足了。”

 

明楼听了这话还是嗤笑,“胡说,你远比这个值得得到更多,你还有我。“。“现在明白我什么意思了么。”

 

明诚还是不解,看着明楼就这么含笑望着自己,脑袋嗡的一声炸开,好像明白了,却又不敢相信,瞪圆了眼睛看着明楼,脸也涨的绯红。

然后明诚看到明楼一步一步走过来,熟悉的面孔越来越近,然后是熟悉却又让自己慌乱的气息贴在了嘴唇上。

 

 

明诚明白了,大哥原来是这个意思,那之前所有都是自己胡思乱想,原来之前的苦恼都是自己胡思乱想的恶果,原来如此。

 

正想着,电话突然响起来,明诚有些慌,好像是被人撞破了什么事,好像是小时候明台调皮做坏事,让自己帮忙看门,突然听到大姐回家咔哒咔哒的高跟鞋声。

明楼倒是镇定,囫囵了一句“不要管”,抬手把电话挂断。

明诚莫名的被明楼镇定的情绪感染,大哥说的是,不要管,现在只要好好的感受自己拥有的东西,就很好。这么想着也不慌了,再不去管其他别的什么,笑吟吟的沉浸在这个吻里。

 

大概是从冬日开始,在春天沉沦。

 

 

 

 

 

 

小剧场。

 

 

如果电话是明董事长打来的。

“明楼敢挂我电话?!明楼居然敢挂我电话?!反天了,当了个教授就不知道明家谁当家作主了!阿香!马上给阿诚打电话,让他给我订机票,啊不,让他转告明楼,一个小时之内不给我回电话,就回来跪小祠堂!”

 

 

如果电话是明台打来的。

“大哥挂我电话?大哥生气了?我最近做什么了?…不对啊我最近没犯什么错误啊,等等我再想想,这学期拉丁文及格了啊,不行不行,我得给阿诚哥打个电话透透底,不能轻举妄动再给大哥打。”

 

 

如果电话是汪处长打来的。

“师哥挂我电话?师哥在忙吗,调研组最近没有什么特殊工作安排,师哥在忙什么?不行,我得去师哥办公室看看。”



评论(8)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