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艾

遇到的每一个人,都是你。

【现代楼诚】大概是从冬日开始(中)

@树深见鹿 您点的梗,以及不知道我怎么还搞了个中……

前文及同系列:

【现代楼诚】夏天的故事

【现代楼诚】知乎体 如何确定对方是一辈子的那个人?

 【现代楼诚】大概是从冬日开始(上)


现在楼诚au,下文不知咋写了,评论区等你们。啾咪~









明诚有些呼吸局促,不自觉得有些抗拒,眼睫垂下来,眉下好像一把柔和的小扇。

北京难得下了大雪,外面静的听见嘎吱嘎吱的踩雪声。

“大哥。”

“怎么,两年不见,还和你大哥生份了。”明楼低沉的语音在耳边响起。

明诚脑子里浑噩噩的,连忙摇头,“没有,大哥,不是,我是想着好久没回来了。”转身面对着人,惊地看到明楼衬衫领子上有一处隐约的唇印。

阿玛尼500。

明诚心里沉下去,果然啊,重逢的旧爱果然都是卷土重来。


“我先去做饭吧大哥。”

明楼松开扣在明诚肩上的手,“汪曼春今天临时找我去参加座谈会,后来胸口痛的老毛病犯了,我送她去医院,没接上你。”


明诚语气反倒轻松了,“我看到她发了,汪小姐一点儿没变,还那么漂亮。”转身进了厨房。



明诚大学是和明楼一起在北京读的,那时候明楼在读博士,等明诚拿到巴黎的研究生通知书,明楼已经留校任教。阿诚年纪小的时候记忆不太好,家里本想让他去学校住学生宿舍,也好多和同龄人接触接触,阿诚不愿意,说是每天不回公寓,大哥没饭吃,明镜劈头盖脸对明楼一顿教训,“明楼啊明楼,看看您这明家大少爷的架子,将近三十的人了还要弟弟每天放学回家给你做饭,要不要我每天从公司下班飞去北京给您做家务啊?啊?!”。


明楼不知道该怎么回,又不敢不说话,“大姐,阿诚不住学校也好,回家我还能辅导他功课。”


“说到辅导功课我想起来了!你看看你,你自己学经济还要拽着阿诚,阿诚小时候画画天赋那么好,去专心学画画做个艺术家好不好的啦?偏偏要学你,去学经济,我说过了,公司有我,不用你们操心过问,就做你们自己想做的事情就很好,学什么经济?老老实实当一个画家不好吗?!”

“我告诉你明楼,阿诚不愿意去住校没关系,不过他跟你住在一起你不要总是想着让他伺候你!等我去北京看阿诚瘦下一斤都要拿你是问!”


不等明楼回话,那边啪一声切断电话,明楼嗤笑,阿诚来到明家的时候已经十多岁了,大姐避嫌不好像照顾明台小时候那样照顾阿诚,况且阿诚刚来的时候也对人抗拒,大姐不好过界,所以阿诚的要求大姐一般都会同意,再说阿诚一般也不会有什么过分的要求。





上下储物柜翻了个遍,除了几个鸡蛋和几根蔫得快没了水分的青菜,几乎没有其他了,哦,对了,还有一袋面粉。

明诚诧异,大哥居然还会买面粉?

“家里怎么什么都没有,大哥你平时不在家吃吗?哦还有这面粉,你买的?”

明楼换了家居服坐在客厅沙发上,翘着腿,带着金丝眼镜读报,听到明诚问话,抬眼从眼镜上缘看了一眼,又瞄回报纸,“哦,有一次想吃面条,就买了,后来放在那没时间做。”

明诚在心里翻了个白眼,鬼才信,没时间是没时间,不会做也是真不会做,难为您没把厨房拆了。
懒得再问。



明楼被叫到饭桌上的时候还是有些吃惊的,“你还会做面片儿汤了?”

被问话的点点头,“上学的时候跟一个同学一起聚餐的时候学的。”


汤刚刚出锅,还热着,面片儿被阿诚揪的薄厚均匀,火候也刚好,热度好像能一路从食道暖到胸腔里。

“男同学还是女同学?”明楼又吃了一口。

明诚没当回事,“女同学,老家在东北。”

“只是同学?”

明诚吓了一跳,“当然,只是同学而已。”
“大哥是什么意思?”

明楼挑眉,“没什么意思,你什么意思?”


明诚没想到明楼拿对付明台的招数来对付自己,反过来将自己一军,有点恼,“我没什么意思,也不知道大哥你什么意思。”







北京的三月已经开始化冰,走在路上好像都能听到河里解冻的声音。

明诚担任明楼的助教已经一个多月,学校里盛传经济学教授新招的助教帅的打紧,尤其是一起和明教授来上课的时候,明助教先把投影仪打开,剪影打在幕布上,讲台下几个女同学差点呼出声儿来,尤其是那手,学校贴吧上还出了专门歌颂明助教的帖子,吹到明助教美手时是这么写的“三月的北京,乍暖还寒,明助教抬手问候,我感受到了今年第一缕春风。”


明楼看到的时候,觉得现在的学生们怎么如此俗不可耐,文笔也差得很,又不知怎么想的,要给明诚买副手套,“我看三月还是有些凉,不然你买副手套?”


明诚觉得莫名其妙,好好儿的买什么手套,心里口红的坎儿还没过去,本来就耿耿于怀,又自知没什么身份介怀,闷着声儿不答应。






直到遇到汪曼春的时候,才真是大事不好了。

评论(9)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