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艾

遇到的每一个人,都是你。

【蔺靖】丝弦绕梁音(上)

专注于开新坑并且无心填坑的我,迷迷糊糊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个啥,

瞎几把写,还非得死乞白赖表脸贴着60分, @楼诚深夜60分 

风继续吹,有啥bug都是我的,并且根本没写多少= =

也不知道有啥脸贴出来= =反正是贴出来了= =



——————————————————————————————

  萧景琰彼时还在金陵当那大梁皇帝。

  

  

  

  梅长苏把击退大渝的战法同蒙挚商议好之后,将蔺晨叫来自己的营帐。

  

  “蔺晨,我自知时日已不多。”

  

  “你还真是对我没有信心啊长苏,天下第一不敢说,但你的病一直由我医治,我是最知你的病该怎么医的。”蔺晨打断他。

  

  “听我说,蔺晨,我半生为梅长苏,得你这挚友,救了我的命,恩情我已经来不及报答,但赤焰已经翻案,如今我得以做回林殊,却还有一事放心不下,思来想去也只有你有这个能力帮我,也只能托付给你。”梅长苏边说边咳。

  

  蔺晨心里有气,别过脸不去看他。“我知道,你无非是不放心你那皇帝朋友,让我去辅佐他。不过你知道我,我可不愿意成天窝在那宫墙之中。”

  

  梅长苏苦笑,“知道瞒不过你,但是这事我只能托付于你,我已和蒙挚商议好接下来的战术,不出半月大渝必将撤兵,我们就可以回师金陵。但是朝廷之中如今局势依旧不稳,还有一些夏江手下的余孽在暗中暗涌风云,景琰初登皇位,又是那个耿直的性子,怕是自己应付不来。”

  

  蔺晨拔高声调,“所以你就让我去?让我去辅佐那水牛?”

  

  “蔺晨,他人我真的不放心,战场上有蒙挚和霓凰,我已将江左盟留在金陵,但终究不及你。”

  

  “唉罢了罢了,我上辈子是不是欠你们的呀,这心血全搭进去了!”蔺晨不愿将气氛弄得太低沉,甩甩头只好答应。“不过我可说好,等局势稳定下来,我可是要回琅琊山当我的闲散郎中的。”

  

  

  

  

  

  果然不出梅长苏所料,蒙挚带了三百精兵直捣大渝主营,趁着入夜时分,一路砍杀,将大渝的将军直接割喉于床榻上,后方的霓凰则带兵连夜前往在祁连山后围包抄,将埋伏在梁军营帐所在的山边的敌军全部歼灭,大渝没有了将军,只好由副将坐镇,副将见此状连连下令退兵。至此战事基本已休。然此战已胜,梅长苏也在营帐熬尽了最后一丝气血。

  

  


        梁军大捷,大梁皇帝亲自到城门迎接这些在战场上出生入死的将士。蒙挚带兵领头,远远望见陛下,直甩马鞭,奔到城门下,下马跪拜,“陛下,臣蒙挚领兵回来了!”

  

  萧景琰下马扶起蒙挚,“小殊他...”

  

  蒙挚心中也悲痛,不知该说什么。萧景琰了然,下令回了宫中,在朝堂上当朝就宣旨给长林军奖赏。

  

  萧景琰也是武将出身,自然知道战场上的凶险和战绩的来之不易,由此封赏更是毫不吝啬。下朝之后回到后殿,第一件事就是让高湛宣琅琊山蔺阁主。

  

  

  高湛宣了蔺阁主,蔺晨进了也不跪,只拱手行礼,“草民蔺晨参见陛下。”

  

  萧景琰早听闻琅琊山蔺阁主的秉性的,也不怪罪,“多谢蔺先生一直照顾小殊,初次相见,为以报答,不知先生有无可求之物?”

  

  

  “可求之物?回陛下,草民虽没有个一官半职,但在琅琊山好歹也是个阁主,奇珍异宝也见识过许多,所以没有什么可求。”

  

  萧景琰听这话心下了然,再想起战时小殊写给自己的信中所提,“蔺先生,早闻您的大名,知您精通医术,又博学广才,朕有意想让您担当丞相之位,不知您意下如何。”

  

  “回陛下,草民只是一介乡间莽夫,丞相的大位草民担当不起,不过倒是可以来个太医当一当。”蔺晨心想丞相有什么好当的,虽说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可有那么多事务要打理,不当不当。

  

  “太医?只是历朝并没有太医上朝进谏的先例。”

  

  蔺晨看萧景琰皱眉,笑嘻嘻得说,“那还不是陛下您一个人说了算的。”

  

  萧景琰抬头看看眼前这人,长发也并不束起,见了当今圣上也没有半丝拘谨,自己虽然年少当位,但也是操着稳重大体的气势,可不知为何看这人眉眼间的调笑之意竟不觉无礼。“蔺先生说的对,那朕就命你为太医院院使。”

  

  

  

  

  

  隔日,当着朝廷百官,高湛宣旨命琅琊阁阁主蔺晨为当朝太医院院使,主管宫中及朝中的医务事宜,并特许蔺院使每日随百官上朝,听闻朝政之事,并有进谏之权。

  

  此旨一出,群臣乍然,除了蒙挚,纷纷在下朝之后围到高湛身边透口风,“高公公,您瞧瞧,历朝历代哪有一介太医进谏的呐,皇上这是什么意思呀”光说还不够,还非得拍拍手掌表示不解和对年轻陛下此举荒唐的惋惜。

  

  高湛哪是能随便泄了陛下之意的,低眉顺眼,“陛下的意思奴才参不透,但奴才知道咱陛下的英明。”

  

  高湛说完甩甩拂尘离开,看着远处的楼角。

  

  

  

  这风,又起了。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