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艾

遇到的每一个人,都是你。

【谭赵】檀檀抚兰归01






“王主管,我知道你是公司的老员工,但你不能因为这个就在公司混日子,红星收购的案子对全公司上下有多重视不需要我多说,这样简单的错误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我最后给你一天时间马上把所有的错误改出来。另外,如果再有一次的话,我会考虑换人,OK?”安迪有些抓狂,她无法理解为什么一个如此简单低级,完全可以避免的问题,手下的人要犯一次又一次,一个 环节出问题接下来就无法继续,“散会吧。”

 

“我还以为有了新朋友之后会变得有耐心一些,看来安迪你还是这样。”说话人声音温厚,带着一份可靠,一身休闲装在皆是工作正装的工作厅颇有些雅致不俗。


 “不不,老谭,生活是生活,工作是工作,这并不一样。何况这也不能怪我,实在是他们工作太没有责任心,这样的错误你知道,我们在美国从来都没有见过处理过。”


 “安迪,这不是美国,不能再用原来的方式解决问题。好了,工作的事情先放一放,去吃饭,我可不想让人说晟煊老板克扣员工,午休时间都不让吃饭。”谭宗明明眸皓齿,一向喜欢说话间就拉上安迪。


安迪一副就知道又是这样的表情,耸耸肩,“老板发话,岂敢不从。”

 

 



 

安迪执意就在公司楼下的餐厅吃,理由是万年不变的理由:离公司近。


谭宗明无法,这位多年好友近来工作太忙,为了给她减压,几乎隔两天就过来邀同吃饭,能来已经是给够面子,也幸好楼下的餐厅也隶属于公司,不至于简陋。谭宗明当上老总这些年,虽说平时和朋友没有个老板架子,可是生意场上和这个总那个总吃的多了,好歹嘴是被养叼了。

 

“抱歉,我接个电话。”


谭宗明噙了一口红酒,用眼神示意安迪自便。

 

“喂,赵医生?”

“可以,没问题。”安迪用眼神瞄了一眼谭宗明,露出一丝窃笑,“大概需要多少,好,可以,下午就可以送过去。没关系,你说过,这是积德行善。”

“好,好,先不说了,下午等我消息,好的,再见。”

 

 

谭宗明看安迪一边看自己一边笑得正盛,觉得莫名,不禁好奇,“这么开心?怎么,交了邻居朋友还不够,又交了个医生?”


安迪点头,言笑晏晏,“算是朋友,是小曲的男朋友,嗯不过现在分手了。”


谭宗明送进口中一块牛排,“嗯,现在的年轻人,在一起快,分手也快。”


安迪看了他老谋严肃,大笑,“你这是哪来的结论?不过正好,我正想介绍你们两个认识。”


“这又是从哪说起?介绍邻居的前男友和自己老板认识?”谭宗明诧异。


“这位赵医生是附院骨科副主任,高学历,人很帅,年轻有为,是个很有趣的人,虽然外表看起来是个…嗯,我不知该怎么形容,玩世不恭?你跟他接触就知道了,其实一心悬壶济世,怎么样,是不是很有趣,他找我介绍一些有钱的老总,给他的患者捐款,怎么样,我的老板,您感不感兴趣?”


谭宗明感到好笑,“你都答应人家了,还问我感不感兴趣是不是有些晚了,看来我应该整肃一下公司的纪律,严禁先斩后奏。”看了安迪一眼,  “需要多少,直接跟秘书说吧。”


“那我先替赵医生谢谢您了!”安迪难得露出这样的神情。


“嗯,不错吗,现在性格都开朗不少,还知道调侃老板了。”


“下午会把医院的收款单给你。”


“不会吧,不用这么麻烦。”


“不不,赵医生说过,他这个人良心很脆弱,一百块钱都足以让他变节,所以他双手不能沾钱,一定要按规矩走,虽然对你来说是小钱,但他是中间人,坚持财款走向透明,好几次都是这么认真的,我可不能因为你是我老板就省了这一步。”


“嗯,这么说来这位赵医生还确实有趣。”

 

 

 



 演奏厅的候场厅富丽堂皇,来听音乐会的要不就是当地的音乐资深爱好者,否则也是非富即贵。


 “曲筱绡,你到底要干什么。”赵启平有些不耐烦,这个前女友说好听点是鬼灵精怪,说难听些简直的难缠无比,自己一向主张合则来,不合则分,从不留恋真心,哪曾想曲筱绡竟然对自己认了真,说实话也并不是没动过用心一次的心思,可无奈曲筱绡实在是胸无点墨,好几次让自己在朋友面前难堪,说了好几次分手,也狠了心拒绝见面,可这位霸王总是有手段把自己骗过来。


“哎呀,赵医生,你不是说我不懂你,没有共同品味共同话题嘛,你看,正好,我听他们说啊,今天这场音乐会阵仗特别大,来的还有好几个什么音乐界的大咖,这不我特意要来两张票,可费了我不少人情呢,正好叫来你,培养培养感情嘛。”曲筱绡半拖半拽,就差整个人都挂在自己身上。


 来往进场的人越来越多,曲筱绡说话尖利,又拖着声调,已经招来很多目光,赵启平不想再继续跟她丢人,无法,“好了好了别说了,快进场吧。”


 谭宗明进场的时候看到的刚好是这样一幅场景,道是吵架的小情侣为了和好,特地一起来看音乐会。谭宗明笑着摇摇头,看向身边的长者,“妈,时间到了,该进场了,我们走吧。”


 要说谭宗明掌控着半个上海的经济,那谭宗明的母亲在音乐界也是数一数二的老前辈,退休了之后返聘回当地知名的音乐学院继续投身教学事业,本身的造诣不用多说,这次音乐会的主角也正是自己多年的好友,于是特地叫上儿子作陪一起来看,来见见昔日的老朋友。

 

 




 

 三个小时的音乐会听得曲筱绡困意重重,又不敢多说,生怕又惹了这位好不容易哄来的赵医生,终于等到了结束,拖着赵启平走出演奏厅。


赵启平本着自身的修养,再次捺下脾气好声好说,“好了,听也听了,这真的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以后别再找我了。”话刚说完,就听到室内一阵喧哗。


“快叫医生,快打120。”


赵启平是什么人,只名校毕业的金光博士还不够,救人之心那也是责无旁贷,听完转身就要往里走。


“哎,你干什么去啊,跟你有什么关系啊你都出了医院大门了,哎哎,你别走啊 !”


赵启平回眸深看了一眼,曲筱绡被看的心虚,嘀嘀咕咕不敢再大声说,赵启平来不及多想,长腿一迈,已经又进了演奏厅。

 




“你好,我是医生,请问需要帮助吗。”


“你好,麻烦你了,这位先生和家母老友重聚,一时激动,突然发作胸闷就晕了过去。”赵启平看着说话的这位,难得遇到比自己还要高的,又彬彬有礼,此番场景旁人都慌的手忙脚乱不知所措,这位却镇定自若,赵启平难得的在心里为这位患方家属点了个赞。

“患者平时有心脏病,高血压这类的慢性病史吗?”


“有有,一直都有高血压。”发病的是今天音乐会的演奏家,助理连忙答道。


赵启平一边脱了西装,一边确认患者的生命指征,也顾不得什么形象,跪在地上开始实施心肺复苏。

 


 “哎呀都怪我,不该不打个招呼就过来。”谭宗明的母亲急得直流眼泪。


“妈,您别自责,医院那边我已经安排了人,等救护车把叔叔送到医院,马上就安排最好的病房,您别着急。”


“好好,宗明啊,一定要安排好啊,千万不能出事。”

 

 


 心肺复苏整整进行了四十多分钟,饶是赵启平是正当青年,也是出了一身汗,救护车到了之后马上把患者拉走回了医院。



谭宗明安慰好了母亲,让司机送回了家。叫住了将要离开的赵启平。


“您请留步。”


赵启平闻声回头,谭宗明这才有机会仔细看了这个青年,出落的个子,笔直的身材,虽然纤瘦却不显羸弱,反倒精神得像棵小白杨树,因为热而挽起的衬衫袖子,露出衬着肌肉线条的小臂,圆眼因为被叫住露出诧异的神情,头发因为做了心肺复苏而有些凌乱,却不觉狼狈,像是校园里的大学生,盛装出席活动,却难掩西装下依旧未脱稚气的神采。


“请问您有什么事?”谭宗明反应过来。“是这样,今天非常感谢您及时帮助抢救家母老友,不知能否留个联系方式,改日我登门拜谢。”


赵启平哪想了那么多,完全是出于医生的本能条件反射,“您太客气了,我是名医生,能多救一条命就多救一条,登门拜谢就不必了。”

 


曲筱绡看赵启平说完了话才上前来,“赵启平咱们快走吧。”


赵启平不愿在他人面前多说,和谭宗明道了再见,转身和曲筱绡离开了。

 



 

谭宗明颔首望着离开的这个背影,眯着眼思考了几秒。

 

原来是你,赵启平。


评论(12)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