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艾

遇到的每一个人,都是你。

【谭赵】谁最好吃?

自习摸鱼。不知道哪些是敏感词。

好想要小红心小蓝手小评论 






赵启平到底还是摔在了救死扶伤的前线上。

为了响应国家政策,骨科主任积极的给家里添了第四口,正赶上回家照顾媳妇,请了半个月的长假。小赵医生本着 “我是附院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的精神,顶在了骨科一线的位置上。


连着十多天的加班,晚上就在医院的宿舍睡一睡,纵是仗着年轻,赵启平还是感冒了。


护士长心疼他,连着劝了好几句“诶呀我们院草生病了就赶快回去休息嘛,还有这么多主治的呀”。赵启平一边儿端着谭宗明差人送来的粘粥往嘴里送一边儿咕噜噜的回答“快了快了,等主任回来了我就回家,可得让他给我休个长假”,说着给谭宗明发了消息“粥还是没有你好吃”

“小赵医生加班加点什么时候结束,回家可以吃最让你满意的大餐”赵启平在心里腹诽一句老不正经。


怕什么来什么,吃完最后一口,来不及回大鳄的信息,就接到了院座的内线电话,高架桥连环车祸,就近送到了附院,车祸高发骨折和内脏外伤,患者来了十多个,骨科和肝胆胰外科任务艰巨。 


赵副主任赶到手术室的时候,巡回和麻醉已经做好了准备,刷手间隙看了患者的片子,嗯,下颈椎压缩骨折,胸腰椎爆裂骨折,骨盆骨折,胫腓骨粉碎性骨折,还有现场固定不当导致损伤腹腔脏器致出血休克的,嗯,很好,被周身围绕着感冒病毒的赵副主任感到有一些头疼。又是一场硬仗。



李熏然看到新闻就知道凌远又要加班。收到凌远下手术的短信之后就开着车来附院接凌远下班,懒得坐电梯的卷警官,走到四楼骨科,一眼看到了蜷在手术室门外长椅上的赵启平。

走近一看,赵启平周身温度火烧一样,听到声音才睁开眼睛看到李熏然,“你呀”,迷迷糊糊话都说的磕磕绊绊“来接院长下班吧”,李熏然看着这红的吓人的瞳孔,赶紧掏了赵启平的电话,通知谭宗明快来救人,然后给凌远打了电话“老凌,我在骨科这碰到平平了,发烧发的严重,你们医生这都太不照顾自己了,你没事吧?累不累?谭总到了接走平平我就上去找你”



谭宗明赶到医院的时候李熏然已经把赵启平送到了办公室,赵启平烧的迷迷糊糊,看到谭宗明了就一直念叨“谭宗明…我难受……谭宗明…我难受……”,谭宗明把自己的西服裹在赵启平的身上,叹了口气,背上这副精瘦的骨架,拿了赵启平这些天加班的换洗衣服,就近回了赵启平在附院旁租的公寓。

回到家就把赵启平塞到了被窝里,喂了药,喝了热水,勒令小赵医生好快捂汗睡觉不许踹被,自己把换洗的脏衣服扔进洗衣机,洗好了又晾在阳台,回到卧室搂着滚烫的小赵医生,回想上次对别人这么担心是什么时候,仔细想了一会儿发现并没有,以前的那些床伴大多和自己心照不宣,反正都是图自己的钱,而自己又有钱,各取所需,何乐不为。反倒是现在,洗衣服做饭,做家务,好像自从和赵启平在一起之后,才学会这些,谭宗明想着想着就笑了,小赵医生清高,却又识人间烟火,两个人在一起以后,都放弃了那些走了之后就也不需留恋的诱惑,他把自己从往日的世界拉出来,看到外面平凡生活的柴米油盐,虽然平淡,但一切都有了真实的样子。亲了亲赵启平的眼睛,关了灯。


谭宗明睡得正熟的时候,感到一阵阵滚(fang)烫(tun)在自己身上投下炸弹,不用想也知道是赵启平这个小狐狸,用手规整好赵启平,“发着烧呢,敢情小赵医生还想再来一场硬仗”。赵启平可不管这些,扒上谭宗明,一顿胡亲,“硬仗乃家常便饭,身为一家之主一国之君,朕哪有那般娇气!爱卿若是错过此等良机,下次怕是要等到猴年马月了!”谭宗明听着赵启平说话爽利了些,哪还经得住这样的撩(fang)拨(tun),翻身压(fang)了(tun)上去。
滚烫终于一(fang)丝(tun)不(fang)露 (tun)贴上自己,最动人的一刻,谭宗明觉得自己仿佛也被火(fang)烧(tun)了起来。






“还是头一次尝到这么火热的小赵医生”

“谢谢谭总夸奖,谭总老当益壮,肥而不腻,也是吃多少次都不嫌多,朕今晚很满意。”

评论(6)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