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艾

遇到的每一个人,都是你。

【现代楼诚】夏天的故事

一个现代AU,楼诚,少量台丽。

看过好多太太写的文,因为对楼诚的爱,这次也终于决定自己动起笔啦,第一次写文,写的不好大家简单看看就好啦~~


并没有想好题目,随便填了一个,等想好了再改吧,总是明家有日常,永远在一起~


(楼总发话:家人永远是第一位的,所以你和我也一定是永远在一起的)


手动比心啦~





    阿诚自小听话懂事,来到明家之后,因为身体弱,医生检查过,明镜和明楼看的紧,喝药锻炼一样不落,请了先生之后,大哥更是抓读书,让阿诚把错过的补回来,阿诚也争气,先生和大哥让读的书每本读了之后,还要看更多的。不过饶是懂事如阿诚,也有一件让大哥大姐头疼的事儿,阿诚贪凉。

    明台就更不用说了,堂堂明家小少爷,在家里称王称霸,不过这都是大哥不在的时候。那都是因为一年夏天,明楼和同学参加学校社团举办的户外活动,足足一个星期没有回家。等到带着一身疲惫,热了一身汗刚走进家门,就被家里的小少爷从楼梯上冲下来,“大哥你回来啦”像炮弹一样砸到了自己身上,摔倒之前想的最后一句就是“这小子该教训了”,紧接着头就磕到了门口的花盆沿儿,吓得阿诚一脸惊慌,好在明家有大姐,叫了车马上送了医院,不过小少爷还是没能幸免因为不稳重而在小祠堂的一顿打,自此再也不敢在大哥面前作妖。

 

 

 

    这天周妈妈熬了酸梅汤,放到冰箱里,等着大少爷从学校回来之后,三兄弟一起解解暑。明台早就盯着周妈妈许久,好不容易等到在冰箱里镇得冰凉,立马叫来阿诚。

    小阿诚忸怩地站在楼梯边,小手攥着衣角,“不行的明台,大哥大姐说不让我吃凉。“

    小明台哎呀了一声,“没事的阿诚哥,我们悄悄的,不告诉大哥大姐,连周妈妈也不告诉,我们喝完了就放回冰箱里,保证他们肯定不会发现的,好不好?”

    小阿诚看看眨巴着眼睛,充满了渴望和期待的小明台,也不知是为了陪明台,还是自己也馋的不行,勉强着答应了“那好吧”

 

    小明台捧着瓷碗,灌了好几口,这下换小阿诚充满渴望和期待眼巴巴看 着,却也不催促,只问“明台,喝完了吗”

    小明台满足的大叹了一声,砸吧两下小嘴巴,递给阿诚“给!阿诚哥!”

    小阿诚开始只是小口尝,可这酸梅汤实在冰爽,忍不住也灌了好几大口,才放回了冰箱。

    小明台挤兑着眼睛“嘻嘻阿诚哥,下回我们俩还一起来!”

    阿诚仿佛嘴里还在回味,舔了下嘴角,点了头“好”

 

 

    周妈妈发现冰箱里的酸梅汤少了半壶之后,担心两位小少爷被责骂,并没有说,只想着再熬半壶,直到阿诚闹了肚子,才不敢瞒了。

 

    明台挨骂了。

  “你知道阿诚在喝中药,还拉他喝凉?!”明楼瞪着明台,明台缩着头,不敢说话。

  “不是的大哥,不怪明台,是我自己想喝。”

    大姐出来打圆场,“好啦好啦,天气太热,两个小家伙太热了贪凉嘛,阿诚睡觉瞪被,今晚让他去你房间睡,夜里你也好照顾他”

    姐姐的面子是一定要给的,小少爷这才免于一难。

 

 

    夜里阿诚跑了好几趟厕所,明楼觉浅,总想着阿诚睡着了瞪被好给他盖被子,这样折腾了几次之后,第二天明楼就捧着姜汤吃早餐了。

    阿诚心里愧疚,在餐桌上就抹了眼泪“大哥大姐,我再也不偷吃了”

    大姐笑眯眯,温柔的手轻轻的拍小阿诚的脸颊“不是不让你吃凉,你现在正在喝药补身体,等以后调养好了,就让周妈妈每天都做,好不好呀”

    小阿诚心里这才开了花,但也只是笑了一下“谢谢大哥大姐”

 

 

 

 

    明诚硕士毕业之后又考到了北京继续读博,和明教授碰面了之后也就搬到了明教授在北京的房子。

    明台来北京参加夏令营,明镜明令禁止明台不许和同学一起住营地,明楼倒是觉得多和同学接触接触没什么不好,来到自己这反倒碍自己的事儿。

    可大姐发了话,电话里就下了圣旨“你懂什么?!你忘了明台小时候你不许他回家把他冻发烧了整整一个星期的事儿了?!我告诉你,我不管你在外面被人一口一个明教授明教授的叫,在我明家,你这个当大哥的给我照顾好两个小弟,从今天开始我每天给你打电话,看看明台到底在不在,不在我马上就飞过去拿你是问”啪地挂了电话。

    明楼摸了下头上被头发掩住的伤疤,大姐根本不提自己被明台砸得缝了七针的事儿,想起前几天在社交网站上看到的自家小少爷分享的个人状态“宝宝心里苦,但宝宝不说”

 

 

 

    天气热,明台说要从家里熬些酸梅汤带到营地活动时给大家喝,要不然就快要热冒烟啦。阿诚懒得拆穿他,昨天发的个人状态,明明是昨天小于同学中了暑,今天你想献殷勤。

    下了班之后回家就钻进了厨房,放了乌梅,山楂,和冰糖,想了想又加了甘草,担心口感,又加了桂花,小火咕嘟咕嘟,熬好了放在玻璃瓶里,放进冰箱,等着小少爷带走。剩了一些放在瓷碗中,也一同关进了冰箱。

 

 

    入伏的天气仿佛天上下了火,晚上没有太阳也热得不行,偏偏家里的大少爷最近热衷健康生活,远离人造风,拒绝亚健康,阿诚只好拿了冰箱里镇着的酸梅汤,大喝一通。

    明楼坐在沙发上看书,起身趁明台不注意,啄了啄阿诚嘴角“嗯,不错,很甜”

    阿诚吓了一跳,瞪着圆溜溜的眼睛“碗里有你不喝?”

    明楼回身坐回沙发“碗里的不甜”

 

 

 

    明台住进了阿诚的房间,本想和自己的阿诚哥彻夜聊聊曼丽最近总是不理自己的烦闷心情,可大哥却说让阿诚去他房间加班赶论文。

    Excuse me ?!小明同学方了,发出了埋在心里好几年的怒吼“小时候你就把着阿诚哥,长大了你也不放过他!!!!大哥你这是暴政!!暴政!!”

  “你再说我就把你昨天和大姐通完电话又出门的事情告诉大姐”明楼斜了他一眼。

    小明同学崩溃了,小时候大哥还对自己发火,现在只要冷冷的一句话就能秒自己于无形。我就不该来。小明对自己说。宝宝心里苦,但宝宝不说。

 

 

  

 

 

    明楼洗了澡进了屋看见阿诚捡了床头的书,躺在床上看,搭了被子边角,没好好盖。

  “又不好好盖被,今天喝了那么多凉,晚上我又得起夜给你拉被子”

    阿诚抬了眉眼,表达了不赞同“我都多大了,哪里还用你给我拉被子”

  “这话说的没良心,你小时候我还少给你拉被子了?”

    阿诚吃瘪,只好囔囔说一句“总提小时候算什么本事”

    一向严肃的明教授抬眉“阿诚少爷这是嫌我没本事了?”

 

 

  “家里家外都有本事才是我明楼的作风”

     不等阿诚说话,关了灯,拉上了被。

 

  

 

  


评论(3)

热度(45)